阳光在线官网注册:第141章:烽火四起

阳光在线官网注册 作者: 安徽不良帅

“好啊,你们答应我,先放心若走,我就把钱给你们。”古尧晃了晃手里的黑色皮箱。

尤歌怔了怔,没好气地笑笑:“原来是系围裙,早说嘛……咯咯咯……”

终于,尤歌率先打破了沉默,笑得有些凄凉:“看你一点都不惊讶,我是不是可以大胆地猜测,其实你早就知道了我所知道的东西,对吗?你也知道我会来,对吗?”

容析元无奈啊,自己沦为搓澡奴了,可这小女人还不怎么满意呢。

可是翎姐却笑着说:“这点小事我可以做的,你等着吧,很快就吃饭了。”

“你看我现在这弱不禁风的……我站不稳。”这货脸皮更厚了。

许炎?许炎!

有时候,尤歌真希望自己是个狠心的人,不想做个善良的人了,但骨子里根深蒂固的东西变不了。即使现在她多么想将翎姐从容析元怀中拉出来,可想到翎姐这么虚弱,她还是忍住了。

但……那个人已经不在世了,而容析元却长得跟他父亲很相像,容老爷子时常都会产生一种“大儿子”还活着的错觉。

不错,这位外表和善可亲的中年男人就是容析元的叔父,也就是现在博凯集团在香港总部的副董事长,整个财团的第二把交椅,他头顶上就是容老爷子,不过老爷子如今很少管事了,大多数事务都是副董和容析元在打理。

“……”股东们再也沉不住气,议论纷纷,震惊之余也越发纠结和茫然了。确实,容析元和郑皓月解除婚约的事,让股东们都感到不妙,两人都是宝瑞的支柱,真的内部不和,对公司肯定没有益处的。

...郑皓月的到来,让尤歌感到了紧张,因为她不想被这里的人知道她的身份,可她不确定郑皓月会不会说,她只能静静地看着,皱着眉头。

璇宝贝和奕宝贝分别由尤歌和佟槿在喂饭,这可看呆了容析元。

“许大医生,这么有空来看我啊?是不是被太多美女围着,你跑这来避难了?”龙晓晓亮晶晶的眼睛里含着一点好奇,分明是很想八卦一下。

“是啊,就是那串,上次你带来香港的,忘记了吗?还有耳环在这里,一套都是齐全的。”容析元说着就把耳环也拿起来了。

...隆青市是靠海的地方,过年的时候如果没有冷空气下来,那么天气就不会太冷,否则便可能冷得让人受不了,加上海风的侵袭,就连街上的行人都会少很多。

这小子很热心,脾气也好,照顾人很细心,就像是亲弟弟一样,温暖,亲切,让尤歌很有种被人呵护的感觉,心里也暗暗都记住佟槿的好,琢磨着等自己生完孩子,也该为佟槿留意一下有没有合适他的女孩子。

容析元惊骇的表情望着翎姐的肚子,大手摸上去,果然……再看她哭成这样,没反驳就是默认了。可是,翎姐为什么会怀上他的孩子,这太不可思议了!

容析元冷凝的表情出现一丝松动,嘴角噙着残酷的微笑:“我们不用动手了,这件事应该交给赌王去处理。他应该还不知道翎姐的消息,如果知道唐虞梅暗中想要害死翎姐,他自然会压制住唐虞梅,还会将翎姐接回澳门,有了赌王的庇护,翎姐会安全的,唐虞梅也不敢将她怎么样。”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这两个徒弟的现状充分说明了彭楝曾经是多么风光和举足轻重,堪称珠宝界的大师,当之无愧。

尤歌难得能像今晚这般清闲,没了他在身边蠢蠢欲动,她该很好入眠才对。

柔韧而坚强,这就是尤歌的特质,她不是那种尖锐的性格,但她也从未对困难低头和退缩。在容析元出事的时候,尤歌很明确自己不能失去这个男人,而现在,他被人劫走,她再一次地肯定,就算他是植物人,她也不要跟他分开!

尤歌身上的一些品质,不论男人女人都应该得到一点启发。她从不对人说教,可她自身的品行就是最好的教科书。

就连香香都忍无可忍,使劲咬着夏晴雪的裤腿不松口,惹恼了她,干脆一脚踢过去……

佟槿那时七岁,被送去孤儿院,每天都会哭,一到晚上还睡不着,要听大人讲故事才能入睡,翎姐那时讲的每个故事,佟槿到现在都还记得。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几秒,好像电影里的场景那般震撼,带给人的是深深的恐慌和极度的惊恐!

容析元在沉思中不免感到疑惑……如果尤歌真的受到了伤害,是不是该怪他?他若是不准尤歌来香港,不将她带在身边,或许她现在就不会躺在医院了。

每个人都很忙碌,就连技术宅佟槿最近都很少待在家里,时常往孤儿院跑,每次回来来都精神抖擞的。这小子觉得能为孤儿院出力,是件很开心的事,也很充实。

“啥?再接再励?哼哼,你是想我多做饭给你吃,我工作也很忙的,你舍得折腾我吗?”

“你无赖!”她怒吼,奋力推开他。

容析元得瑟了:“我血气方刚,身体健硕,精力好,你该感到xing福才对,这说明你一辈子的xing福都有着落了。”

话音一落,会议室的门推开了,进来的是泰华酒店的老总以及秘书和律师,其中一个就是上次跟尤歌接触过的黄总经理。

黄总经理是负责任之一,但最终拍板最决定的还是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

“你也不用太谦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成为泰华收购案的主力,你们公司的老总想必是很赏识你,而你到目前做得也还不错。”容析元很少夸人,现在夸夸尤歌,听起来也是公式化的口吻。

他心里,最怀念的,最想听的,还是她用稚嫩甜腻的声音喊“大叔”。

确实很早,现在是加州时间早上6点多,而隆青市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这意思就是说,霍骏琰别惦记尤歌了,没机会,不如趁早结婚,免得浪费时间和感情。

尤歌和容析元当然也知道了,各自抱着一个娃,站在那里供龙晓晓观看以满足对孩子的思念。

此时此刻,尤歌、沈兆、佟槿,以及家里两个保镖,一起到了澳门,去酒店把行李放好,在天色刚黑的时候,立刻赶去了唐虞梅的别墅。趁夜色,先探探底,看看别墅的保安情况,然后才能考虑救人。

容析元公私分明,不会因为尤歌是自己的老婆就徇私,好在尤歌的能力摆在那里,她当了代理店长,有人不服气,质疑,但也有些新人支持尤歌,觉得公司这一决定,让新人看到了希望。

“你小子就是调皮,万一你去的时候翎姐不在澳门呢?”

尤歌带的只是一条普通的连衣裙,不是大牌,更不是名家设计,可穿起来也是清脱俗,很适合她的气质。

但身为朋友,赫枫也为容析元感到欣慰,起码他有了孩子之后,婚姻圆满,或许能渐渐弥补他内心关于“家庭”的创伤。

不得不说,容析元这招棋下得太精妙,故意让何家的人误以为他跟何韦彤要进一步发展……要说演戏,要说布局,谁能有容析元这般的水准与胆魄?他胜在沉得住气,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只为了能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将何韦彤绳之于法!这比先立案再慢慢调查要强,真正的是快准狠!

“汪汪……”

容析元今晚所穿的礼服不是他最喜欢的墨绿色,是新定制的一套薄款礼服,昨天刚从欧洲运回来的,出自名家之手的设计与裁剪,穿在身上立刻显示出了效果。

“别挡着我的视线啊……”

“不是吧,你们都不一起来?”

心疼,从未停止过,期待,从未消失过。

两人就这样走了,身后那位混血男士只能眼睁睁看着,颇有几分不甘啊,东方女人在他眼中一向都是鸡肋,脸蛋不够立体,身材不够火辣,气质不如西方女人那么大气。这是他以前的印象,但今晚有些不同了,他对东方女人的印象发生了一点改观,都是因为尤歌……

面对热闹的展销会,看着星光梦幻般的大牌摆在眼前,尤歌抬眸望了望透明的玻璃窗外……爸爸妈妈你们在天有灵,一定能看到的吧,宝瑞终于有了进军国际市场的大好机会,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大型奢侈品展销会,宝瑞不可以有失……爸妈,如果你们还在,我就不会这么紧张了……

“没……我只是暂时还不想结婚,以后再说吧。”

“看到了吗?还说半年,这才几天呢,尤歌就急着登征婚启事,说明她是巴不得你不在她身边,她就可以自由自在找个男人当孩子的继父!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哈哈哈,简直一不值!”唐虞梅居高临下看着容析元,眼中还不掩饰的轻蔑。

人逢喜事精神爽,老爷子是怀着愉快的心情返回香港的,走了还不忘打电话回瑞麟山庄过问婚礼的事宜。

“这是哪里?你不是带我去休息室吗?”尤歌感到不对劲,停下脚步问。

“嘿嘿,说得对,这么水灵的人儿,别可惜了……”

惨绝人寰的一幕,连老天爷都在悲鸣,密密绵绵的雨飘落,大地蒙上了阴霾与寒冷,是在哀叹这世间种种的阴暗吗?

最不可思议的是,容析元抓到了冯奎和他的手下,却还是失去了尤歌的踪迹……只抓到绑架尤歌的人,目前还都在昏迷中,好像是遇到袭击了,而尤歌却不见了。

听到一点风声都这样了,如果知道尤歌是容析元的老婆,还不知道要把她的背景和经历来个啥样的扒皮。

香港在这方面的信息化还是相当透明的,报道中尽可能地详尽,除了设计到机密的事不会提到,对于劫匪的行径以及事件发生的过程,都比较真实详细,这样市民的知情权得到了保障,有利于他们更好的防范和自我保护。

可是,佟槿此刻没有带电脑出来,今晚是先来探路,要想进别墅去,看来只能改天寻找机会了。

“那是……”沈兆也看到了,这货更是差点跳起来。

沈兆不乐意了,很不客气地说:“你来做什么?来泼冷水的吗?我们救人是我们的事,你凑什么热闹?还有啊,谁不知道你跟少爷是情敌?你现在来,是安的什么居心?”

尤歌轻轻掀开被子想要下去,无意中瞥见被子中央的某处支起了小帐篷,下意识地把头伸进被子里一看……

不得不说这容析元的体力非一般的强,昨天发烧那么虚弱,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大半,早上这番激战之后他又睡了一会儿。

尤歌扁嘴,投给他一个大白眼:“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对付!”

展销会晚上开始,这是第二天。但由于昨天出了那样的事,所以容析元才会在白天先检查一次货品,以防万一。沈兆在加紧调查昨晚展销会上出的状况,而容析元则是要做到避免再次发生意外。

第二天,老爷子吃过早餐就走了,回香港去。

容析元不搭理,黑着脸将尤歌塞进车里……

“喂,我说苏慕冉,你是不是生理期快到了所以这么大火气?我什么时候招惹你了?”

还是许炎先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这么笨,平时的聪明劲儿去哪里了?我工作太忙,忘记昨天是三月之期,你就只写个卡片完事,不知道打电话问问我吗?卡片我根本没看到,不小心扔垃圾桶了。”

许炎对待感情很谨慎,不会轻易动心和付出,苏慕冉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这说明许炎对她是有一定感情的。或许现阶段许炎对苏慕冉的感情还不够深刻,不如她的爱那么多,但相信随着时间,两人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融洽,直到谁都离不开谁了,他就会成家,生子……

霍骏琰和龙晓晓同时一惊,急忙分开了,龙晓晓更是羞得脸红耳赤,但好在光线很暗,看不出来。

“嘿嘿……元哥,她生气的时候也说过一次拉黑我,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尤歌也被龙晓晓的情绪感染了,坚定地点点头:“晓晓,等你将来出嫁,嫁妆方面都别让阿姨操心,包在我身上,你要记住,无论何时,我家,都会是你最坚固的后盾。”

苏慕冉闷声挣扎,却又怕吵醒了父亲,只能跟着许炎出去了。

“你不是说想跟我赌三个月吗?这三个月之内如果我喜欢上你,就算我输,如果三个月之后我还是对你没感觉,你就再也不会纠缠我,这赌约还算数吗?”许炎xing感的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像是一只诱人犯罪的狐狸。

“你说什么?”许炎脸一沉,再也没有那股妖媚的气息,只有骇人的阴沉。

许炎啊,那么牛x的游艇王子兼医科圣手,怎样的女人能成为他的另一半?龙晓晓实在忍不住很想八卦一下了,预感今后在住院期间兴许能探听点什么。

苏慕冉冲着他的背影做鬼脸,露出了她那颗小小的可爱的小虎牙。

可惜,容析元没有回头,他现在急着去找尤歌。

龙晓晓轻轻咬了咬下唇,苍白的脸颊略显粉红,很认真地说:“霍骏琰,你是不是因为我受伤的事而内疚,所以才会对我好?你不用这样的,那天的事,与你无关。本来你也没有必须要帮助我的义务,所以现在你也不用因此自责。你的好意,我心领,至于医药费的事,就不麻烦你了……上次你来,是给我交了两万的医药费吧?那个钱,我出院之后会立刻去上班,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龙晓晓没好气地皱眉:“谁要当女汉子啦,我宁愿当个可以被人心疼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女人。”

是她看错听错吗?为什么此刻她会感到他好像在宣布的时候很自豪似的,好像这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

“什么?再接再励?你又再想什么花招了?”尤歌鼓着粉腮,略显紧张。

“叉烧,蜜汁叉烧。”雷笑呵呵地说。

可谁会让呢,一群人把容析元的去路挡住,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现了,怎么能就此放弃?

尤歌倔犟地没说一句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扁扁小嘴,小声嘟哝:“哼哼……男人……他还是忍不住了吧……去就去,你去了最好今晚别回来。”

被郑皓月折磨的又是谁?两人的对话内容里,新婚的男人是容析元吗?这神秘的人究竟是哪里冒出来的?

许炎被苏慕冉攻了个措手不及,情急之下两手一挡,但还是被拳头打到,吃痛地闷哼。

这人的嘴也是有点犀利的,开口就能憋你一肚子气。

许炎这算是彻底表态了宣战了,这份决心和勇气,足以令人动容。

容析元号称商界之狼,不仅是手段狠,心理素质更是强大无匹,越是遇到强劲的对手,他也会随之展现出更高的战斗意志。

“怎么?不高兴?”容析元低沉浑厚的嗓音含着一点嘶哑,因为昨晚没睡好。

这些问题,暂时没人能回答。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