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正网开户 > 第120章:悦目娱心

杨戬满是倦容地道:“你来得正好,陛下有密旨给你,怎么?你来这提刑司做什么?方才杂家到了县衙,县衙里头的人说你去了转运司,谁知到了转运司,又说你来了提刑司,真教杂家好找。”

沈傲道:“不知程兄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沈傲今日穿着一件常服,头上扎着儒绦带子,含笑出场,他今日特意沐浴一番,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地烘托出一位翩翩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沈傲撇了撇嘴,道:“简单得很,这枚扳指明显是公侯的常用之物,又有春秋时燕赵的工艺特点,燕人极少用玉扳指,而赵人最为常用;再加上这扳指过于精美,与武灵王之后的赵国风尚不符,那么它应当是武灵王之前的扳指了。”

沈傲不想和她争辩,无奈地道:“对,对,物尽其用,然后呢?你就来杭州了?”

沈傲拼命咳嗽,脸『色』古怪,要钱找江炳?亏晋王能说得那般理直气壮:“之后呢?”

待他出了卧房,在院子里,看到赵紫蘅正咬着笔杆子作画,沈傲不敢再去招惹这小姑『奶』『奶』,愣愣地呆坐了一会,随即晒然一笑,干自己屁事,他们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看着,到时候丢给那江炳,让他想办法送回京城就是。

“啊……抱歉,抱歉,居然忘了给诸位夫人掀头盖了。”沈傲讪讪地笑,小心翼翼地将其他三女的头盖都掀了,见四对清澈含羞的眼眸看过来,心里忍不住有些激『荡』,狠下决心道:“随夫君出去,打好埋伏。”

刘斌忙道:“方才得罪了县尉大人,大人恕罪。”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道贺的人也很快地来了,这种事儿得赶早,晚人一步就教人抢占了先机,祈国公的故旧,朝中一些走动的近的大臣,还有沈傲的同窗,国子监里的学正和一些胥长,至于唐严和博士,是不会来的,得沈傲亲自提着礼物去拜访,哪有学生中了状元要老师来道贺的道理。

汗,又是一万二千字的更新票,哥们伤不起啊。对了,老虎弄了个***,大家有空的话去首页投一下,看看大家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主,***有积分拿的。第三百三十章:县尉也是官

沈傲吓了一跳,眼观鼻,鼻观心,危襟正坐,再不敢和安宁眉来眼去。

沈傲凑近了周若,那样子似是在看周若手上的书,只是一张脸几乎与周若贴着,在书面上扫了一眼,原来是《女诫》,《女诫》是女四书之一,几乎大家的小姐在闺阁中人手备着一份,

翻云覆雨之后,二人赤『裸』相拥,沈傲有些倦了,见唐茉儿的痛苦还未褪去,也不肯睡,陪着她说话,初为人『妇』的唐茉儿多了几分成熟的风韵,教人看得心动极了,唐茉儿躺在沈傲的胸膛上,似在听沈傲的心跳,却又像是假寐,突然道:“沈公子……我和蓁蓁相比,谁更美一些?”

“这是为何?”

以至于后来送来的试卷惨了,一些明明极优秀的文章送到了御案,赵佶想都不想,直接打了个叉叫人送回去,这便是说进士及第是别想指望了,最多也不过给个进士出身或者赐同进士出身。

过了几日,兼经考、考论如期进行,不过这些卷子就是再优秀,也不必送入宫中,全凭考官斟酌处置,到了八月十五恰是中秋佳节,考生们考完了最后一场,便各自回去团圆。

抱着铜镜与刘文会合,又叫刘文去买了些礼物,方才打道回府,周府今日自是张灯结彩,门口几个挂新匾的家丁见刘文带着沈傲回来,一个个道:“表少爷回来了,哈哈,表少爷考完了科举啦。”

刘文道:“请公爷吩咐。”

只是,若是他们知道沈傲将这些话记下来是要送到遂雅周刊的编辑部去成为沈傲的赚钱利器,去增加周刊的销量,只怕自我感觉就不会如此良好了。

过不多时,沈傲捧着一幅画进来,喜滋滋地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微臣沐浴皇恩,灵感乍现,作出一幅好画要呈献陛下御览。”

沈傲晒然一笑:“爬楼时不小心被瓦片刮伤的,不妨事。”

正在这个时候,又一个脑袋冒出来,一张熟悉的脸儿『露』出周若难忘的笑容,喜滋滋的道:“表妹,星星来了。”随即咳嗽一声:“星辰漫天,秋风正爽,值此佳时,学生忍不住要放声高歌,这首歌的名字叫‘星星代表我的心’。”

夫人想不到沈傲竟如此开门见山,一时愕然,喃喃道:“许配若儿给你……这……我还要想想,还要与你姨父商量,商量……这……”她虽早有了心理准备,此时听了沈傲的话,还是心『乱』如麻起来。

到了这供房,沈傲道:“桑儿在这里看着这窃贼,我们在这里仔细地搜。”

赵佶冷笑一声:“你还在装糊涂,那酒具就是你偷的,你识文断字,能够认出王右军的真迹,半夜醒来,却故意想蒙混过关,欺瞒我们,快说,那酒具在哪里?”

汗,今天有点疲倦,为了想这几章断案的情节,让情节更生动,老虎现在脑子有点痛,这是老虎第一次写断案文,从前研究诗词书画太多,是因为主角是个学生,而这一次算是试水,因为当了官,主角的能力又会有改变,琴棋书画仍然还有,但是不会像从前那样多,所以,老虎要调整了,哎,人生真是悲剧啊。第四百零九章:教训你这个狂生

沈傲回到宿舍,便见吴笔在烧水泡茶,吴笔抬眸看到他,问:“沈兄大半夜的去哪里了,四处寻不到人。”

沈傲眼见老丈人吃了鳖,又见这徐魏狂妄得很,冷哼一声,道:“徐兄不服气,是理所应当的事,说起来学生遇到的狂生也是不少,就是不知徐兄到底有没有狂妄的本钱。”

赵佶摇着扇子,看着这街上一派热闹的景象,不由地道:“这里虽然热闹,却不知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沈傲,你说说,这里有什么可玩的?”

赵佶连忙道:“学生是沈傲的好友,是个读书人。”他自称自己是读书人,便是想放低狄桑儿的警惕,谁知狄桑儿横瞪了他一眼,怒气冲冲地撇撇嘴:“又来了个臭书生……”

沈傲镇定自若地道:“咳咳……桑儿姑娘……”

这时酒楼里几个人抢身出来,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沉眉道:“小『奶』『奶』,什么事?”身后的几个小二一个个身形魁梧,显然都不是寻常的角『色』,或搬了长凳,或寻了扫帚冲出,眼见沈傲欺负了狄桑儿,已是怒不可遏,就等狄桑儿一声令下,为狄桑儿报仇。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沈傲笑道:“噢,学生竟忘了请教姑娘的芳名了,姑娘叫什么?”

狄桑儿先是听沈傲说起自己的先祖现出无比的尊崇之意,心中暗喜,以为沈傲一定会乖乖放了她,谁知话锋一转,竟是这个结果。呜呜地要去捂住『臀』部,却是来不及了。沈傲的手掌啪啪地击打在她的『臀』部,让她又惊又羞,咬着唇又不敢叫出来,生怕引了人来,被人瞧见。

接下来的声音,沈傲隐约认识,脆生生地道:“谁叫那个臭书生盯着我看,这些学生没一个好的,我最恨读书人,安叔叔,你放心,我知道分寸的,只是教他们肚子不舒服,断不会出事。”

好了,大家早点睡,不啰嗦,再啰嗦就超过四千字多收订阅书友的钱了。第四百零四章:小蛮妞

许多人不屑地望了沈傲一眼,继续跪在雨中。

这一句话绝没有夸张的成分,单论人品来说,赵佶确实不差,可是身为皇帝,说他是昏君也不为过;只是很多时候,好人不一定是明君,坏人也不一定是昏君。

今天有一点点小感冒,所以发的有点晚,很快没事了。话说这天气很容易感冒啊,大家注意身体。

这是在给耶律正德暗示了,耶律正德一时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倒是一旁的汪义,忙是给耶律正德使眼『色』,半响,耶律正德明白了,取下那百宝袋子,道:“这确实是上好的貂皮缝制而成,怎么?沈钦差喜欢?那么便权当是给沈钦差的见面礼吧。”

……………………………………………………

耶律正德心里冷笑:“早在北国时,就听说南人国主荒『淫』,尽信『奸』佞小人,踢蹴鞠的掌军马,阉割了的太监镇边关,想不到竟是叫个『毛』头小子来交涉外事。”

沈傲笑了笑,心里不知怎么的,很不舒服,从前觉得很恶心的事发生在自己面前,虽然可以谅解此时赵佶的苦衷,可是总是觉得心里怪怪的,正在杨戬准备下楼的刹那,沈傲突然道:“陛下,这件事不如让微臣来处置吧,微臣倒是知道一些契丹的风俗,或许可以与那契丹使臣斡旋一二。”

赵佶正要回绝,可目光触上沈傲的眼眸那一刻,却令赵佶不由地又犹豫起来,他分明看到沈傲清澈的眼眸中有几分自信,这自信在那些与契丹人交涉的礼部官员中是从未见过的,他该相信沈傲能办好这件事吗?

杨真听了宫里的传报,刚要抚额称庆,等到沈傲两个字听入耳中,差点一下子没有背过气去;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就听门丁来报:“侍读学士沈傲求见。”

上高侯啊地一声:“原来那人是国使?”

耶律正德皱起眉,怒道:“什么才名,不过是个会耍『奸』弄滑的南狗,哼,我派人打听之后,倒是想去和他交涉,谁知此人无礼之甚,说和上高侯的官司一日不除,就不与我交涉,叫我去刑部先了解了官司再说。”

沈傲一时有些激动,按道理,这是朝务,是政治,赵佶将这紧要的奏疏给自己看,是对自己的信任,另一方面,只怕赵佶也是想听听自己的意见。

……………………………………………………………………

“是我吗?”周恒很是惭愧,灰溜溜地钻入人群没影儿了。

沈傲回到屋里,突然想起还未去送唐严,这酒宴上客人实在太多,未来老丈人和他只照过两面,按理说他是师长,自己理该去送的,便晕乎乎地要去送客。

胡愤龙行着虎步过来,沈傲连忙行礼,道:“见过指挥使大人。”

胡愤豪爽地大笑一声,挽住沈傲的手,对左右道:“这便是沈傲沈公子……不,现在是沈傲沈学士,我经常向诸位提起的,诸位快来见礼。”

蓁蓁脸蛋儿猛地臊红起来,带着几分羞意道:“沈公子何必多此一问?”

外厅的宾客眉飞『色』舞,眼见沈傲如此客气,又这般谦虚,相互敬酒数杯,不由地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欢笑。

历代的太监,收养儿女的不少。太监不能娶妻生子,断绝了后嗣,生怕晚年无人赡养、照料,因此大多在壮年时便收几个子女,有备无患,甚至还引以为风尚,世人也大多见怪不怪。只不过杨戬这般的太监,权势不低,也不担心万年赡养的问题,因此并没有收养过子女;此时他如此热心,沈傲自然也不好驳了他的兴致,便道:“不如我们先出宫去,寻个地方慢慢参详。”

两位侍卫面面相觑,其中一个笑道:“我倒是娶了个婆娘,不过嘛……嘿嘿,从前娶不到媳『妇』的时候心里焦灼难耐,可是真将人娶过了门,才知道还是单身的好,清闲自在,少了几分牵挂,在外头也轻松一些。”

唐夫人啊呀一声,瞪圆了眼睛:“这些话亏他说得出口,我还不知道他竟有口花花的『毛』病,茉儿……茉儿……”见茉儿没有回音,回眸一看,唐茉儿已羞涩地回里屋去了。

总算到了邃雅山房,仍旧还是那套规矩,春儿的舅舅就在二楼的厢房里迎客,让沈傲松了口气的是,那春儿的舅母没有来,这便好,见了她的舅母,沈傲就气不打一处来,不来最好,省得看着生气。

沈傲从容不迫地道:“高大人,什么恃宠而骄,无君无父,你可莫要冤枉了好人。”

高俅冷哼一声,以为沈傲怕了,道:“哼,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姓沈的,你记住今日,今日的恩情,本官早晚向你讨要。”

黑暗中有人踱步进来,来人竟是晋王赵宗,赵宗穿着紫『色』蟒袍,系着玉带,腰间缠绕着玉鱼袋,长靴踏入门槛,风采照人。

沈傲见她这般模样,便也不再说什么,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唐家的院子,院子里灯火通明,隐隐还有声音传出,似是在争吵,沈傲苦笑,从下午吵到傍晚,这对唐家夫『妇』倒还真有精神。随即又想,不对,他们的女儿这么晚还未回来,身为父母的,哪一个不担心的,估计这二人是一夜没有睡,四处寻唐茉儿了,人没有寻到,又回到家中,二人相互埋怨,才导致如此的吧!

沈傲嘿嘿一笑:“你又是什么东西,本公子是你能说得上话的,快滚!”说罢,出其不意地狠狠踹了高衙内一脚,高衙内痛呼一声。

数十个禁军将沈傲围住,虎视眈眈,半点不敢疏忽。

杨戬道:“沈公子,这一趟你可要名垂青史了,书画软玉四场考试,你连中四场头名,哈哈,说起来这考试还是杂家为你报的名,杂家与有荣焉,咦,你为何却是苦着个脸,这是好事儿啊。”

沈傲心里还是欢喜无限的,四场头名,天下第一啊,他可一点儿也不清高,功名利禄,他是一向都不肯少的,只不过得了这四顶状元帽子,他却不敢过份欣喜,名头越大,越是让自己处在风口浪尖上,无数只眼睛看着,一举一动,都引人注目,还是低调些的好。

沈傲不明就里,道:“姨父,晋王和我倒是有些交情,再者说也曾帮衬过我一次,若是不请他,只怕于礼不合。”

唐严吓得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背脊有点儿发冷,看到沈傲在侧,又觉得气不过,努力强迫自己挤出几分威严,瞪着唐夫人道:“你这泼『妇』,我……我……我……”

唐夫人的脸上也难看起来了。

过不多时,有人来报,说是国公来了。

周正语气淡然地道:“恒儿,我在殿前司为你寻了个差事,你若真是不想读书,过几日就去殿前司点卯吧;人各有志,我也不再『逼』你了。”

就如那深得圣眷的高俅,虽然赵佶对他极为厚爱,可是他没有功名,也不可能步入官场,这才让他先入禁军,随后一步步提携,最终坐上侍卫亲军马军司指挥使的宝座,后来又加封为太尉,太尉虽只是个荣誉官号,可是在许多人看来,高俅的地位已凌驾殿前司和侍卫亲军步军司两个衙门之上了。

周正笑道:“有些事夫人还是不知道的好。”他吁了口气,周家的先祖,也是最早和太祖皇帝起兵的大将,历经了几世,又有几个先祖立下了赫赫战功,这才得了这国公的爵位,可是周正的父亲就不再从事武职了,毕竟这武职在大宋朝一向为人看轻,因此转而从文,周正原想缔造出个书香门第来,谁知到了周恒这一辈,却又要从武,心里的愿望落空,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半空飞快旋转的球瞬间『射』入球门,支撑球门的杆子哗哗抖动起来。

到了这一场,又是范志毅开球,范志毅再无方才的锐健,先踢球出去,随即仍然采取原先的战术向落球点冲去。

他这般做,意思自是不再提辞职的事了,沈傲连忙拦住他,道:“学生怎么当得吴教头这般的大礼,哈哈,我们是自己人,不必这般客气的,现在汴京蹴鞠大赛即将开始,学生和吴教头应当通力合作,无论如何,也要让遂雅社在大赛中大放异彩。”

沈傲满口应下,上车走了。第三百三十九章:开赛

待晋王走后,沈傲将范志毅等人招到蹴鞠场的一边,这几日坚持长跑,六个鞠客的体质明显有了极大的改善,尤其是腿部的肌肉,一个个绷得紧紧的,步伐稳健了不少。

沈傲疑『惑』地跟着念道:“试探?”

陈济打了个哈欠:“老夫要小憩片刻,沈傲,你走吧,有空暇,再做几篇经义拿给我看看。”

晋王妃不置可否,笑道:“正午沈公子便在这里留饭吧,咦,紫蘅今日又跑去哪里了?从清早就没见人。”

沈傲目瞪口呆,忍不住道:“两位禅师好手段,这般的管教功夫真是让***开眼界了。”接着便诳他道:“这是你师父、师叔骗你的,你看看你师父师叔哭了吗?”

陈济微微一笑:“你明白了吗?”

“喂,喂,喂,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们哭个什么啊。”

阮考的贡生人数最少,只有四名,沈傲考了个第四,排在最末,进来的三个贡生,俱都是须发皆白的人物,想来音律之道,年轻人很难凭借智慧和冲劲拔得头筹,倒是沈傲这个少年,在阮考贡生中显得有些扎眼。

是吗?原来他在宫里的名头这么响亮?沈傲感到意外,起来宫里还有自己的半个亲戚贤妃在呢。那些溜须拍马要讨取贤妃欢心的人,好不容易抓了个机会,自是肯在贤妃面前吹嘘自己这个沈才子一番,贤妃深处宫苑,亲眷在外,有人说了亲近人的好话,就是沈傲这样的远亲,自也是欢喜无限的。

安宁咬唇道:“公子若是嫌她的诗悲切,何不如作一首诗来让我听听,若是能欢快一些,自然便可令我心绪开朗了。”

“ 『露』浓花瘦”一语既表明时间是在春天的早晨,地点是在花园也烘托了人物娇美的风貌。整个上片以静写动,以花喻人,生动形象地勾勒出一少女『荡』完秋千后的神态。下片写少女乍见来客的情态。她『荡』完秋千,正累得不愿动弹,突然花园里闯进来一个陌生人 。“见客入来 ”,她感到惊诧 ,来不及整理衣装,急忙回避。“袜刬”,指来不及穿鞋子,仅仅穿着袜子走路。“金钗溜 ”,是说头发松散,金钗下滑坠地,写匆忙惶遽时的表情。词中虽未正面描写这位突然来到的客人是谁,但从词人的反应中可以印证,他定是一位翩翩美少年 。

赵佶略带尴尬,起来,我们算是远亲,贤妃是祈国公的嫡亲妹妹,祈国公又是你的姨父,世上的事真的很难预料,第一次与沈公子相见时,谁曾想到会有今日。”

更令人惊奇的还不只这些,有人惊诧莫名地呼道:“布局新颖别致,如此画法,竟还能布局,怪哉。”

赵佶不动声『色』地问道:“皇弟但说无妨。”

赵佶唇边闪过一丝笑意,深望沈傲一眼,不耐烦地道:“不必请罪了,退下去吧!今日朕主持殿试,是要选采用能,沈傲到底是否该剥夺掉贡生,需看他自己的本事。”

画梅?这个题目倒是并不难,已是有几个贡生跃跃欲试。当今皇帝好画花鸟,因而坊间的画师也大多以画花鸟为时尚,平时这些贡生练习画技,所画的梅花都是数不胜数,因此一个个卷起袖子,脸『色』笃定的按好纸卷,提笔开始作起画来。

赵佶的视线一转,目光落在沈傲的身上,不由地现出些许愕然,沈傲虽已提笔,可是宣布作画已有一小段时间,这笔只盘旋在半空,一副迟迟不落的姿态;须知殿试也是有时间规定的,谁若是先作完画,往往会给人的印象更好一些,以至于直接影响到成绩,画梅这样通俗简易的题目,莫非还要思考吗?

沈傲淡淡地道:“哪里!哪里!”

意思是只有战胜他的人才有资格与他对饮,那狂傲之气一丝都没有收敛。

奏事的官员乃是太常寺奉礼郎,职责是督促宾礼、军礼、嘉礼、吉礼、凶礼等仪式,他从容地道:“陛下,臣闻这一次艺考开科,沈贡生一人连中四场考试,沈贡生的学识才智,臣佩服之至。只不过自我大宋开国以来,却没有一人连考的事迹,只怕艺考四科,于礼不合。”

沈傲正要上车,回头一看来人,应该是王府的下人,便问:“不知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晋王听罢,在一旁气得脸『色』发青,似有妒意,可是当着王妃的面,却是发作不得;总算寻了个王妃亲自去厨房吩咐备酒菜的空子,对沈傲嘲弄地道:“堂堂男子汉,却不会蹴鞠,只会种花种草,哼……”

二人商议已定,倒是显得比方才热络多了,晋王吐沫横飞地吹嘘他的蹴鞠社如何英勇善战,又如何击败葫芦坊蹴鞠社、安民巷蹴鞠社等汴京强队。

“小姐……”环儿见状,忍不住埋怨道:“小姐一宿未睡,谁知那狠心人是否还惦记着你,他当真中了状元,自有无数大家闺秀投怀送抱,就怕到时,他已将你忘了。”

沈傲走入篱笆之中,只见是一个隔离开的小型花圃,排水沟错综复杂,土地肥沃,一堆堆小垄土上,各种花儿争相斗艳,炫得沈傲的眼睛都花了。

“你……”花匠吹胡子瞪眼,却是一时拿沈傲没有办法,况且看沈傲笃定的模样,似乎对治这花症成竹在胸,心中有些好奇,想看看沈傲到底如何施展手段。

沈傲对花匠道:“再去寻几面铜镜来。”

沈傲晒然一笑:“你若是想到了,就该去做木匠了。”

晋王妃踟蹰道:“要这遮雨不遮阳做什么?”

沈傲苦笑,望了晋王一眼,道:“还是算了吧,学生下次再吃王妃的茶不迟。”

晋王很乖巧地点头,道:“王妃放心,本王一定好好招待他,本王很好客的。”

不少虔诚的百姓在后尾随,却是令天尊等人叫苦不迭,这些人追到哪里,粪车就绝不能抛弃,否则教人看破,这出戏就演不下去了。

沈傲哈笑道:“这就是他们高明的地方,其实说高明,也不高明。你们想想看,当时那天尊话音刚落,是不是许多人便开始往天尊那里挤?而天尊外围拱卫的信徒也都是他的同伙,假病人自是相互认识,所有但凡有生面孔要挤过去,便会被信徒们拦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天尊生怕看病的人太多,其实真正能去看病的,都是张有德那样的同伙罢了。”

沈傲笑了笑,心里不由地想,骗术渊源流传已有数千年之久,有人的地方就有欺诈谎言,真正能识破的骗术又有几个,有的时候虽然是一些十分简单的小把戏,只要运用得当,一样可以起很大的效果!第二百二十一章:晋王妃

杨戬深思了一下,摇了摇头地道:“除了这位沈公子,古往今来,只怕再没有人有如此才名了。不过官家却也不差,吹弹、书画、声歌、词赋无不精擅,古往今来的天子之中,陛下是最厉害的。”

赵佶缓缓地收起了笑意,换上正『色』道:“好啦,奉承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朕倒是听说蔡太师与那个沈傲不和的,是吗?”

再过一日便是殿试,沈傲很是清闲自在,玩闹了两天也没有收下心来;这一日清早起来,门人送来请柬,说是石夫人有请。

马车驶到景城坊卫郡公的府邸,郡公府除正门外,东西各有两辕供车夫出入,这车夫乃是周府的驾手,经常驾车带着周正来石府的,因而轻车熟路,径从西辕门进去,驶过长百米的石路,在一处垂花门楼前停下。

晋王妃已经站了起来,道:“石夫人也一道儿去府上坐坐,我们这便走。”

须知这王位之间也是有高低之分的,在宋朝,最为亲近的宗室,一般是敕为晋王、齐王、楚王,而地位低一些的宗师,则大多是赵王、越王、吴王,若是地位再次一些,王位就大多有些生僻,什么穆王、豫王、成王、惠王之类,再远一些的宗师,就只能封为国公、郡公、县公了。

更何况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天一教若是动用武力,难免会对天尊的声誉带来影响,眼下唯有见机行事。

沈傲很是沧桑地叹了口气:“遥想二百年前,我和你师父还是小小道童,一起在山上学艺的时候,感情还是极好的,噢,对了,那时候还是前朝玄宗皇帝时期,玄宗皇帝人很好,杨贵妃也很好,他们我都曾见过,贵妃娘娘还曾赏过我荔枝吃呢。”

这一句话道出,身后的几个禁军纷纷窃笑,不过他们是背着人群,除了沈傲和清虚等天一教弟子,却都是看不见的。

沈傲板着脸,冷峻不禁地望着邓龙,咳嗽一声道:“咳咳……施主年轻时是否太过放浪形骸,才致如此?”

邓龙颇有惭愧地道:“是啊,是啊,年轻时确实胡闹了一些。”

沈傲便道:“施主盘膝坐下吧。”

沈傲低声笑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这般病症最引人兴致和关注,好啦,等下这些百姓赠来的钱财,到时分你一成便是,给我坐定了,不需说话。”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又道:“噢,我竟是险些忘了,现在师兄油尽灯枯,还是尽快闭关养伤的好,你们身为他的徒儿,自该好好的伺候他。至于这徽州救灾的事,就交给师叔吧,师叔身为师兄的好师弟,自是当仁不让,当之无愧的接下这份重担,师侄以为如何?”

沈傲又想了想,却又觉得不妥,如此大张旗鼓的施舍,必然会引起全城轰动,可是邃雅山房毕竟只是商家,商家乐善好施自是好事,可是朝廷会怎么想?

沈傲想起了他一个本家——明初的沈万三,大明皇帝要建城墙,这位老兄上蹿下跳,也想做做善事,还想顺道儿响应朱元璋的号召顺道拍点马屁,于是捐助筑都城三分之一的钱财,还要请求朱元璋允许他拿钱出来犒劳军队。

天尊厉声道:“清虚,你这是什么话,徽州大旱,自有贫道点石成金,去解救灾民,你又如何能向人索要。”

所有人都呼应起来,有人掏出数十文铜钱,有的抛出碎银,有人拿出钱引,却都是慷慨解囊,一点都不吝啬。

在场的,有不少人身家不菲,家中的仆役自是不少,将自己仆役献出,倒是并没有什么难以割舍的,一时踊跃奉献。

杨夫人脸『色』黯然,咬着唇,心里不禁地想,该死,吃口茶竟要一千八百文,自己身上不过百来文钱,该怎么办?心里惴惴不安地正准备迎接那暴风骤雨。

杨夫人明白了,笑道:“沈公子大人大量。”心里舒了口气,不禁流『露』出些许感激之『色』。

杨夫人昂首阔步地在前,一个伙计笑『吟』『吟』地过来,口里道:“女客官, 不知想吃什么茶?我们这里有庐山云雾,有黄山一品,有青峰细叶,还有淮南嫩尖……”他一口气,报了十几种茶名,其实这些茶有的是名茶,有的却是沈傲为它们取的名字,茶这东西,取名很重要,好茶配上好名,一般都卖得相较红火一些。

沈傲不愿去理她,只说了句:“一点也不错。”

沈傲觉得唐才女和后世的博士女有几分相似,若是寻个学历较低的,夫妻之间又有什么共同语言,与其这样痛苦,倒不如继续待字闺中。

到了那个时候,又有谁会说蔡京睚眦必报,只会说他心胸宽阔,可是若是蔡伦在殿试中击败自己,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只怕要遭天下人笑话了。既可打击,又可以沽名钓誉,这弯弯绕绕的心思还真是深沉的很。

王放听到沈傲自报了姓名,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是道:“噢,我听说过你。”便不再说话。

随即又是一笑,带着几分欣赏之『色』地道:“这一贴行书是比之蔡伦的要好得多了,用笔险峻娟秀,布局缜密,行云流水,好!好!”

随即心中凛然,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若是蔡京秉持公正,那么唯有一个可能,那便是并不急于对自己动手。

其实填词并不难,难的是文学的功底,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词人,大多都是科举取士的官员,有了文学功底作为底料,沈傲倒是还能作上两首,如《菩萨蛮》《如梦令》,虽然比起那些大词人来差之千里,可毕竟是自己一番心血,心里也颇为得意。

赵紫蘅很认真地拼命点头,道:“对,除了我不喜欢做酸诗,沈傲喜欢的,我都很喜欢。”

这世上的太监,也不尽都是坏人,或许在别人的感官中,杨戬十恶不赦,可是在沈傲看来,却又是另一番模样。

他的书法在历代书法大家之中并不是最好,可是其书法极为俊俏,乍一看之下很是舒服,颇有春意盎然之感,因而成名。

蔡伦呵呵笑起来,却如一别经年的好友相见,道:“前些时日我病了,所以不能入学,其实我也是很记挂沈兄啊,沈兄经义考、画试第一,我当时听了,既是佩服,又为沈兄高兴;沈兄也参加了书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