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金针度人
作者: 哒么哒么章节字数:97829万

“行,那今日起小厨房就归你了。每隔七日换一轮,每一轮不能有重复的菜式。”秦铮懒洋洋地吩咐他。

谢芳华见林七的背影进了小厨房,一边走一边揉眼睛,显然为了学做药膳被折腾得够呛。她回头往里屋瞪了秦铮一眼,这个恶人,两天打造一个厨师,也就他能做得出来。

    谢云澜愕然。

谢芳华一招不得手,随后追到了院中,秦铮随手折了一株梅枝,转眼间,二人便围着梅树之间的空隙间隔打了起来。

华无奈。

深夜,秦铮放下书,将怀里的一串钥匙扔给谢芳华。

...

秦浩又是一愣,“放在屋里侍候”

卢雪莹骨子里是个强硬的女子,可是在床笫之欢上,他即便再强硬,也不及男人。尤其是不及秦浩这样惯于会玩到变态地步的男人。

就这般新婚燕尔地消磨二十多日,英亲王府中渐渐地传着大少爷和大少奶奶恩爱异常,夫妻和睦,情浓意浓的传言。

“你说得对,走,我们一起去灵雀台门口等她,到底看看她什么模样。”燕岚道。

忠勇侯看了谢芳华一眼,谢芳华垂着头,看不见神色,他“哎”了一声,缓缓落座,应承道,“今日是年节的日子,若不是皇上您早先下旨,老臣是不会把这个丫头弄进宫来惹皇上烦心的。”

孙太医回过神,连连拱手,“谢世子说得是,芳华小姐身份娇贵,又是女子,有些忌讳实属正常,你放心,隔着帕子我也能看诊。”

皇帝看向左右相等人,“你们可还记得?”

谢芳华张了张口,嗓子酸涩得厉害,没发出任何声音。

谢芳华转回头,看向谢云澜,眼前老人临终的话语攸地又在她耳边响起,她垂下头,便看到了两个人被老夫人紧攥着放在一起的手,动了动嘴角,低弱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

这天下间,再没有一个人,能如她一般,哪怕前一世,那样惨烈收场,可是今生,依旧义无反顾地爱他。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你向来出现的都不是时候。”谢芳华道。

“秦钰!”谢芳华突然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他,“我和秦铮有婚约又如何?他都不曾限制我,凭什么要你来质问?”

玉灼毕竟是自小习武,孙卓虽然也练些骑马射箭的把式,但是不及玉灼,随意,他挥手之下并没有打开他。

“你祖父和我是要去西山军营的,他比我早出城,城门士兵可以作证,杀人的时间对不上。另外,杀人要有动机,我有什么动机害孙太医。再者,若是想要查个明白,京兆尹来就知道了。九城内外,出现凶杀案,应该是他们管辖的范围吧?目前,你只能相信我。”谢芳华话落,挥手落下帘幕,对玉灼说,“玉灼闪开,让他上前。”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秦浩冷笑一声,“她是不愿意嫁我!”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谢谢你们辛苦跑来看我!听言,拿两坛好酒来。”秦铮吩咐听言。

“你们喝,我看着!”秦铮道。

秦倾刚踏出秦铮的视线,便胆子大了些,快走两步,来到了谢芳华面前,将她拦住,仔仔细细地看着她。

林七后退一步,想着只要小王妃高兴,做了就做了吧大不了再出去买。

哪怕因此暴露了自己!不过反正秦钰已经知道她的底细了,再多一个秦倾或者再多几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那掌柜的连忙颔首,吩咐几个小伙计去分别抓药。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是!”二人应声,连忙去了。

“嗯?”谢芳华看着她们。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谢芳华坐在马上,披着雨披,下着大雨,但气度尊华,沉静安稳。

月底了,亲爱的们,月票别留着了,清清吧,么么

谢芳华知道二公主、五公主、八公主都早殇,不被她提到也是应当。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沽名钓誉之辈还请来这里?

谢芳华给他倒了一杯茶,不置可否。沽名钓誉也不是一般人能做成的。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题外话------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你是说我不聪明了?我承认,论弯弯绕绕,是没李大人多。”

她怀孕了?

秦钰忽然对小泉子道,“去将李沐清和郑孝扬给朕找来。”

为什么?

玉灼回头对车里的秦铮说,“表哥,是李公子,说也要跟去军营。”

谢芳华摇摇头,“我的医术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都能探查出来。只不过是有医术探查的同时,还思考了环境和韩大人本身留下的线索而已。”

吴权一惊,“小王爷,老奴昨夜真的守在太子殿外来啊,您不放我回去,谁侍候皇上?”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好!”谢芳华点头。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做皇帝到没做太子时有耐性了”秦铮嗤了一声。

小泉子陪着笑说,“皇上从右相府回府后,一直在御书房,晚膳还没吃呢,知道小王爷和小王妃应该也没吃晚膳,便吩咐奴才命人将晚膳摆去了御书房。”

“你有什么好办法”秦钰对他询问。

秦钰转回身,向太后宫走去,“去太后宫里坐坐,先皇去了,太后也寂寞。”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英亲王妃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华丫头,你快自己把把脉,开一副药吃,你的脸白的吓人。”话落,又道,“要不然,去请太医”

“您放心,我真的无碍,这次催动我身体里的心血翻涌,只不过是养了这么长时间的伤白费了,但不至于要我的命。”谢芳华道,“也没那么容易要我的命。”

春兰乍然进来,看到桌案上地面上都是血,又见谢芳华脸色苍白虚弱地坐在软榻上,她吓了一跳,“王妃,这……小王妃您……这是……”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秦钰面色稍霁,复又问,“十日当真够了你如何让谢氏暗探成为我背后的后盾和助力打仗可是军队的事情。”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为什么?难道你今日有别的事情不成?”秦铮看着她,佯装不解。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谢芳华暗想只能说她今天正巧运气好,碰上秦铮心情好,若是心情不好,一个笑模样她都见不到,想打秋风也难。

掌柜的连连笑着点头。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谢芳华无意识地点点头,向外走去。

    她一直不太明白,谢云澜背地里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谢芳华想了想,斟酌地道,“伤口太深,怕是会留有细微的印痕,能恢复十之**。”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碧儿,听话。”右相夫人也连忙来劝,“你好生诊治,郑孝扬那个杀千刀的,娘一定要他不得好死。”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秦钰忍着气,和气地道,“夫人先起来,荥阳郑氏的郑公、大老爷,郑大公子都在这里,自然会给右相府一个交代。”

英亲王妃摇头。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过了许久,金燕低声道,“芳华妹妹,与其让我蒙在鼓里,不如你于我如实说说,让我看清楚到底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也好做个定论。”

秦钰转过身,看着她,“你知道她的决定”

谢芳华颔首。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谢云澜和谢林溪跟在谢墨含之后,也走了出去。

“别人家嫁女儿,都是盼着日子晚一些。可是自从你定下婚事儿,我和爷爷就盼着这一日到来。说来也奇怪。恨不得你嫁了一般。”谢墨含说着,也好笑起来,“大约是因为我们谢氏的女儿难嫁吧”

“好,只要是你觉得对的,觉得值得的,觉得想要的,我就答应你。”谢云澜收了笑,伸手拿过了袋子,在打开之前说,“哪怕死,我也陪你。”

“娘您想想,我大哥已经十九了,过了年就二十了。媒婆几乎踏平了咱们府邸的门槛,为何他一直还没定下来?”秦铮反问。

...

秦铮“嗯”了一声,一边往画堂走去,一边随意地问,“京中今日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秦铮不答话,站住脚,目光却落在李沐清的身上,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秦铮走回床前,将帷幔的缝隙遮了遮,对里面的谢芳华低声道,“你先盖着被子躺一会儿。”

秦铮又呆了一下。

谢芳华忽然觉得不对,立即停了手上的动作,撇开脸,将身子全部没进水里,对他小声道,“我们快点儿洗,若是误了敬茶,传出去被人笑话。”

秦铮出了屏风后,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看了一眼,对身后问,“你昨天说以后我都穿你缝制的衣服,是不是真的?”

侍画侍墨见他再没别的吩咐,提着气出了房门。房门关上,二人对看一眼,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感觉如今的秦铮和以前的秦铮对比起来,实在是让人看一眼都心悸。

秦铮手一顿,看了她的脸一眼,眉目如画,端详片刻,摇头,“不用画了。”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谢芳华咬唇。

一夜枕畔酣然好梦。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秦铮还是觉得,她这样的身子,不太可能,又问,“你……的医术,有没有出错的时候?”

秦铮面色忽然紧绷,“你刚刚说,左边的脉跳动得比较快,就是子?右边脉象跳动比较快,就是女?”

谢芳华继续道,“滑脉的话,就像有一排气泡,或是一个个小珠子依次经过你的手指,速度极快,一个接着一个,跳动十分有力,你的三指都能清晰的把到跳动得很欢快的脉象。”

哪怕他狠心地关闭落梅居,射了她三箭

秦钰看着他和他怀里抱着的人,忽然眯起了眼睛,本来含笑的眸子霎时冷了下来。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秦铮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782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