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混淆是非
作者: 哒么哒么章节字数:97829万

“这位小哥胆子也真够大的,在面对那个‘千变’的时候还敢玩花招跟他单挑,这次应该也会有所表现吧?”

唐心若听完,哇的一声开始哭起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我的女儿怎么这样命苦?”

“嗯,没错,这样我们一会儿就不用回容家宅子了,可是……住酒店吗?”

两人才刚穿好衣服,门铃响了,容析元猜到是谁,果真,一开门就窜进来一个年轻的身影。

全都是聪明人,立刻想到了很可能在这办公室里早就装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指不定还有什么隐蔽的摄像头?

“你干嘛要说那些话让人误会?不是说好了公私分明吗?在外边,我是我,你是你!”

容析元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吃剩下一条浴巾在身上了,可是尤歌比他还更劲爆。

搓着搓着,尤歌觉得身子越来越热,他的大手不知不觉绕到了面前。

“你……无赖!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的,当年你和郑皓月联手夺走公司,现在公司发展得比以前还好,你们怎么舍得将这到手的肥肉吐掉,不过我告诉你,你别得意,我一定会想办法夺回公司!”尤歌愤然,可她浑然未觉自己的注意力又一次被转移了,原来是想追问他姑妈说的话是否真实,现在她却又开始思忖着要怎么做才能夺回公司。

澳门,一座郊外的别墅,掩映在绿树丛中,只有三层,占地面积只有三百平,外观也是普通的简欧型,看上去并不是特别引人注目,但谁都不会想到,就是在这房子里,一间大约五十平的卧室中,躺着的男人,正是失踪的容析元!

郑皓月脸都绿了,简直不敢相信容析元会这么蛮不讲理……理?什么是理?他的威胁就是她最忌惮的事,理字还行得通吗?

“容析元,你这是豪强霸占!我不会让尤歌跟你走的,你死了这条心!”郑皓月指着他的鼻子怒吼。

在座的八位股东都是识货的人,这份“薄礼”实在不薄啊!

“咳咳……副董,我也支持你。”

就在这审讯进退两难时,有警员进来告诉霍骏琰,唐虞梅的律师来了。

每个人都感到很惊奇,猜不透容析元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每个人都很配合,大大方方地写上自己的名字。

但霍骏琰这个人很有耐心,既然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会坚持到底,在翻出这件案子的时候,领导就曾说过叫他慎重考虑,因为当年这案子可谓轰动一时,尽管过去多年,可一旦提起,仍然有很多人会记得,这是一件悬而未破的大案,当时负责这个案子的刑警队长早就升职了,正是霍骏琰的顶头上司——市公安局局长。

许炎不甘心啊,好不容易才能制造与尤歌多相处得机会,谁知道竟被技术宅佟槿生病给破坏了,打死许炎都不信会这么巧。

简短的对话,双方都很干脆,在容析元挂了电话之后,郑皓月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只是心里还在忍不住怦怦跳……容析元,听他的意思,似乎有点弦外之音?他不是应该指望着宝瑞能顺利完成吗,可为什么她却有种朦胧的错觉好像他在盼着宝瑞出丑?

许炎一愕,下意识地摇头,这位男医生眼里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

想要追到许炎,想要让他动心动情,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说,苏慕冉她就是个女战士,无论成败,都值得人竖起大拇指。敢于挑战许炎这座高峰,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智慧,苏慕冉两者兼备,如果许炎都还无动于衷,估计他老爸最后会气得把他送去心理医生那里彻底检查一下。

尤歌是幸福的,容析元能这么想,应该算是一个女人的幸运。有的人并不会愿意带孩子,总想着将孩子交给另一半或者父母去带,甚至不想去了解个中的艰难与辛酸,只是坐享其成地看着孩子长大。

在这里随处可见各种奢侈品,来宾们也都是盛装出席,比那什么电影节走红毯还更耀眼。

尤歌忍着头皮传来的疼痛,咬牙说:“别掰他的手了,怕伤到他……我……我没事,我能忍……”

女朋友?

如此众目睽睽,鉴定结果的真实度就透明化了,自然得到信任。

尤歌也抱着孩子,赫枫拎着两个婴儿车,三人一起到了楼上,看样子还要等一阵才行,容析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

这话,十足的冷意!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早年间,彭楝是香港本土最著名的珠宝设计师之一。他曾收过三个徒弟。一个身份不详,其中一个徒弟目前是卡地亚珠宝的一位首席设计师,还有一个徒弟人在香港,身份是“世界珠宝协会”副会长。

这才刚回来没几天就要走,自然是难舍的。除了对尤歌,容析元也舍不得孩子,一会儿不见都会很想念,何况是这一走半个月。

许炎如果听到这句话,又会郁闷了,为何遇到苏慕冉,他就总是做出奇怪的事,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

死气沉沉的病房有着令人压抑喘不过气的氛围,虽然天气热,可坐在这里的人却感到浑身冰凉……后怕,没错就是后怕,一种只有在历经过生死危险之后才有的感触,只是这感觉对容析元来说并不陌生,很多年前他早就尝过了,不过这七年来的生活没有像今天这么惊心动魄,他曾经的那些黑暗的经历正在渐渐淡去,尤其是最近,有了尤歌在身边,他很少去想过去的阴影,他以为自己或许可以像个正常人了。

许炎慢悠悠坐下,看似很悠闲,但他那双如漩涡般的眼睛里却露出几分深沉。

尤歌不知道小姨和大叔是为什么在争执,她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如此的不受控制,就连她的小姨在强势面前都只能低头。

这位不速之客,先前没多久还在跟容析元通电话,人家还以为她人在澳门,可实际上她已经在隆青市了!

“有传言说尤歌脑子有问题,我以前还不信,可现在她居然把大溪地黑珍珠拿走了,她不是有病是什么?郑皓月,你别再想袒护她,赶紧让她下来!”

在这之后,果然容析元没有食言,时常都会下厨做饭,并且每次还都不忘炖上一锅补汤。

尤歌才在出神,人已经都走到了厅里,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是个清爽的早晨,尤歌和容析元冰释前嫌,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们的欢声笑语在四周回响,不管是小狗狗们还是别墅里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一份特别的欣喜和感动。

没有人刻意刁难,尤歌就会轻松很多。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尤歌的表现越来越好,这是连店长都不得不承认的。

既然如此,这做干爹的就不要瞎掺合,有些事还是等许炎自己告诉尤歌吧。

尤歌在许炎的保护下,并没有被灌醉,但还是有些微醺,中场去洗手间的时候没让许炎陪同,独自一人。

苏慕冉当下便当盒就走了,许炎没有拒绝的机会。

这晚,苏慕冉早早就睡了,许炎因为要加班,半夜才回家,也是累得筋疲力尽,蒙头就睡。

有一次赫枫来家里看望孕妇,见到的就是容析元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还将水果切好了喂进尤歌嘴里,不得不让人咋舌,是什么力量让一个强势无匹的男人变成妻奴了?

bsp;?? 管家总算是松了口气,正想说关灯离去了,但容老爷子却又发话:“去将我那本红色的影集拿来。”

何矩说话挺客气的,不知是因容析元的身份还是因自己的女儿看上了这个男人。

郑皓月调整一下情绪,缓缓走过去。

其他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尤歌,有的还小声讥笑,唯有那位混血男士皱着眉头,深蓝色的眼眸里露出一丝诧异,随即忽地表情一变,抓住尤歌的手腕说:“别着急,我带你进去。”

许炎像是能洞悉她的想法:“都是珍珠,不是假的,是真的珍珠。akoya天然珍珠……”

===========

可以这么说,香香在尤歌心目中的份量,不低于她对自己的爱。四年来,无数次在梦里梦见那只可爱的,会撒娇卖萌的小狗狗,最后的画面都会定格在她被绑架那天香香倒在雨中的情景……

如今的尤歌比起四年前,那智商简直是天渊之别,略一思索,她明白了几分。

“哈哈,没错,就是你!”

不是强制一定要他说,只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如果他不说,她不会勉强,或是不高兴。因为她明白,即使是夫妻,也会有心事是不想说的时候。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今天耐心这么好,如果他面对的不是单纯如孩童般的尤歌,他还会站在这里吗?

就在这时,车座下边窜出一个雪白的小东西,竟然是香香!

老爷子年过七十了,脸上的老年斑更明显,皱纹也更多,并且是明显的更瘦了,再也没有以前那种霸气和火爆的脾气,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慈祥的老人。

心脏猛地抽了抽,容析元感到一阵不舒服,没来由的烦躁,将被子给老人盖上,他出了房间,在走廊上点燃一支烟。

“老公,这次见到老爷子,他明显比以前瘦多了,气色也不太好,你是不是担心老爷子生病了?”尤歌软糯的声音柔柔的,有着安抚人心的味道。

“红本儿?结婚证?”许炎一把将本子扯过来,翻开一看……清清楚楚的照片,清清楚楚的字,清清楚楚的民政局有效印章,由不得他不信。

“你……你放开……”她不知道这一挣扎,更加磨蹭着他,勾起他窜动的情火。

光线太暗,看不清楚人的表情,所以此刻许炎可以掩饰一下尴尬,却还是嘴硬的说:“可乐喝了不好,这瓶还是别喝了,我出去给你买一瓶矿泉水。”

没人知道苏慕冉是在为了谁伤神,大家的关心,让苏慕冉感到温暖,但她这才刚失恋,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恢复状态呢,也许她需要时间,需要静一静。

“尤歌,我知道你会给我准备嫁妆,这份心意我先领了,可我还是想通过自己努力挣钱来存点嫁妆,为将来做准备。女人嘛,只有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许炎本来长得妖魅,五官精致近乎完美,可就是发火的时候眼神太犀利,会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胆颤。

瑞麟山庄。

>

“那小子在里边?”容老爷子威严的声音响起,人已经到了,正伸手去开门!

抛开以前的身份,尤歌现在不把自己当宝瑞的董事长,她只当自己是个新来的学徒,积极地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

雷,这家伙虽然在某些方面是天才,可就是情商不太高,知道容析元没告诉尤歌他在孤儿院长大的事,雷居然都没察觉到尤歌脸色的异常,开始滔滔不绝地讲着一些趣事。

尤歌很镇定,面对这种大场面,她没有胆怯,没有着急,她相信,只要容析元肯同意她的做法,宝瑞今晚一定不会暗淡收场。

“我……”许炎刚要说话,忽地,眼前一黑……

总之,不管这些人嘴上说不说,在他们心里,对尤歌的印象很好。

刚从陈列室里出来,尤歌还沉浸在刚才的氛围中,还在脑子里默默温习某些重要的细节,忽地,走在她身边的容析元停下了脚步,前方站着两个人。

尤歌在旁边静静看着,见到容炳雄父子这副嘴脸,她只觉得嫌恶,假得让人作呕。

尤歌愕然,蹙着秀眉,探究地望着他,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似的:“呀,你吃醋了?”

某男黑着脸梗着脖子,死不承认:“吃醋?开什么玩笑,我会吃醋?呵呵……”

容析元浓黑的眉毛微微一挑,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大口大口地喝着杯子里的水,然后用力一抹唇,眼中释放出狠意:“不,仅仅是不再联系,这算什么?那个女人,如果真的证实她跟霍骏琰在一起了,我会亲自出手惩治她!”

许炎不屑地冷哼:“你该知道我是什么出身,想要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对我来说不是难题,用得着尤歌说?”

尤歌不服气啊,拼命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终于在跑到别墅门口时后劲不续,扶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两眼死死瞪着容析元,愤懑地说:“你……混蛋……王八蛋……你腿长了不起吗……干嘛追着我跑……害我这么……这么……累……我……”

郑皓月和容析元又都各自喝了一杯,可这气氛还是说不出的怪异。容析元冷冷的眼眸落在许炎那只手上……这只手搂着尤歌,而尤歌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意

容析元绝不想承认此刻在心底翻卷着的情绪是什么。从第一眼看到尤歌出现的时候,他就无法平静了,现在,许炎与尤歌那么亲密,他更是觉得刺眼。

谁能看透容析元这波澜不惊云淡风轻之下,是一颗饱经磨砺的心,是曾经历了怎样的惨烈之后才锻炼到如今这副模样。必定是要先将稚嫩的心捅得血肉模糊了再等着结痂再掀开红色的伤口撒把盐……直到横七竖八的伤痕密密麻麻伤疤都硬了脱落了,才形成如今他这刀枪不入的强悍!

什么是恐惧?冯奎觉得此刻就是他有生以来最恐惧的时候。他很清楚像容析元这样的人,如果真要他的命,那都不是难事,可他最怕的是受到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

被子里隆起的一堆,怎么回事?

浮动的花香里,腊梅树下坐着两个穿得一模一样的小宝宝,正沐浴在暖暖的阳光里,犹如两个绝世的小精灵,俏皮可爱的样子能萌化一切的冰冷。

尤歌望向沙发,狐疑地走过去,果然,容析元的手机原来在沙发的抱枕下,他出去了,可没带手机?

尤歌瞪大了眼睛,惊诧不已,可他捂得紧,她说不了话,只能望着前边几米之外的两个女孩。

一团一团毛球在摇着尾巴,撒娇卖萌不亦乐乎,花园里一片和谐温馨的气氛,因为有了狗狗们的陪伴,尤歌也不觉得那么孤单了,可以暂时不去想某人。

看看时间,已经快到午饭的时候,昨晚是太累了才会睡这么久。

容析元此刻就像个吃饱喝足的,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慢悠悠地起来穿衣服。

容析元身上散发着酒气,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顺手拿起一盒……

可就在几秒之后,尤歌依稀听到里边好像有女人说话的声音,紧接着,大门开了。

“你……你派人跟踪我?”尤歌仰头瞪着他。

璇宝贝顿时扁着嘴,无辜的小眼神让人毫无招架之力:“我要听麻麻唱歌才睡。”

“哼哼,咱家少爷怎么会是同志,瞧瞧尤歌就知道了,被少爷滋润得多水灵啊,比以前还好看……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这是最有内涵的俗话!”沈兆心里碎碎念着,他真是觉得少爷跟尤歌很配,唯有尤歌才能唤起少爷那颗沉睡的心啊。

可是没想到容析元当晚赶去香港将翎姐接到隆青市,第二天照样跟尤歌去民政君领证。

容析元没有躲闪,任由她发泄捶打,最后她无力地垂下手臂,怒火好似消散了一半。他紧紧抱着她,捧着她的小脸,在她唇上轻啄,低声呢喃着:“傻瓜,你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翎姐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等她家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她会回到属于她的地方。你是女主人,既然能包容佟槿的存在,顺便也包容一下翎姐,对我来说,他们都是亲人,而你才是我老婆。我以为回来再跟你商量也可以,但没想到你砌了一堵墙,把我隔绝在外,我还怎么跟你好好谈话?”

容析元静静听着,偶尔问一些关键的问题,郑皓月都能一一回答,工作上,她确实是容析元的得力助手。

光是这些还不够,容析元派去澳门调查的人也反馈回来消息,找到了一点线索,可是也遇到了阻碍……由于牵涉到一个身份特殊的歹徒,惊动了赌王,所以目前调查进行暂停,要等赌王表态才能决定是否继续。

...见赌王不语,不知对方在想什么,许炎也赶紧地表态:“何老先生想必已经知晓在香港发生的事情了,其实我跟容析元的太太也是朋友,此次前来,是希望何老先生高抬贵手,将那人交给我们处置。若能成全,小子们不甚感激。”

姨太眼中露出不屑,显然不相信两个年轻人真的那么了不起。

“#%……*&……(#%……”

许炎的想法,别人很难了解的,他当初安排尤歌进锦程公司,不是真的就指望她在这里做很久,他知道尤歌的脾气,他也比任何人都了解尤歌的才干,无论是在锦程还是在别的公司,尤歌只要愿意,她都能找到发挥的途径,在锦程,不过是为了让她多经历些罢了。

“不要吵!”一位中年男子面色不善,不知是针对宝瑞还是针对那位贵妇。

...警局里,尤歌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困意袭来,很想睡觉,但是她面前这个一本正经的警察还在对她进行询问,不让她的大脑有丝毫休息的机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782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