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意气用事
作者: 哒么哒么章节字数:97829万

“恩,只不过需要她们帮忙才行。”杜星晴指着房间正忙活着做饭的几个女人。

马车内,达成协议的两人继续落子,马车外将这一段对话悉数听在耳里的车夫和侍卫,有那么一刹那凌乱了。

“支灵川太危险了,我们贸然走进去,万一遇到雪崩怎么办?我们死不要紧,可殿下呢?殿下还需要我们保护了。”凤于谦气恼将地上一团雪块踢飞。

说起来,秦寂言比他更可怜,杀父凶手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就是亲叔叔,这世间再也没有比秦寂言更可怜的人了吧?

秦寂言手腕一动,一道剑光闪过,噗的一声……血喷了出来,顾千城只觉座下的马双腿一软,往前栽去……

一个口子太小,他要把城门完全打开才行。

难道是不满她,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到来?

“是呀,君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是要和朝廷对上,那我就先走了。以后有别的事,你再找我吧。”民不与官斗,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就是武功再高强,也不敢朝廷为敌。

顾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千城还不肯出手吗?马车一路缓缓向前,等到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江家大宅时,已是下午时分,顾千城在马车上睡了一个好觉,此时精神正好,秦殿下就比较惨了,右手胳膊几乎被压麻了,可是……

哈哈哈……

这两个字一出,聪明人已经看明白了,秦王殿下送给老皇帝的是“一统江山”!

“怎么可能?”武定和暗卫都不相信秦王殿下会在这个时候走小路,那不是找死嘛。

这是猪头六看到秦寂言的第一反应,而对于不好惹的男人,猪头六一向是敬而远之,要是避不了那就损失一些求自保。

猪头六立刻收起全身杀气,堆着一脸笑上前,谄媚的道:“误会,误会……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刀剑相见,你们……都退下。”

“我这么瘦还不是你儿子害的,秦寂言你这个混蛋,你混蛋,混蛋!”此时,顾千城哪有闲情,认真回答他的问题,被秦寂言抱在怀里,顾千城终于安心了,终于踏实。

有大秦皇后这个身份,倪月可以活得长久一些。

“这是我和秦寂言的事,与你无关。”顾千城冷着一张脸,看景炎的眼神满是厌恶与排斥。

“没事,有多少算多少,更何况我们现在也不用劫狱,只要够防身用就成。”顾千城只想准备十来个,以免路上遇到危险。

有心想要拆开看看,可实在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只得黑着张,让亲兵给顾承欢送去。

“小承欢,你也太小气了。”

老管家一早得了消息,早早的在门口候着,见到武毅与唐万斤的马车过来,立刻上前迎接,“大小姐让人传话,让冠军候在家好好休息,没事不要外出。”老管家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重复顾千城的命令。

唐万斤失血过多,虽然身上的伤没有什么事,可身体确实扛不住,在外面他不敢睡,回到了家唐万斤便沉沉得睡过了过去。

秦寂言所言半句不差,封大人看到一封封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府的折子,笑了一声便让人全部呈给皇上。

这年头谁也不是笨蛋,不用查也知道,秦王最频频受到暗杀,必然是与北齐有关。秦王此刻毫无顾忌,当着他们北齐人的面,说出自己的计划,秦王真得会按计划行事吗?

“屋内只有颜料,什么也没有。”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拟的谥号很隆重,可是……再隆重的谥号,他的父王与母妃也当得起,因为——他们死了。

一柱香后,穿戴整齐的侍卫前来换班,双方似乎说了什么,可是隔得太远,顾千城他们根本听不清,只见他们不断的搓手、呵气。

居然是景炎的人!

一盘棋局罢了,可在意,也可不在意,端看他愿意怎么做罢了。

等到封似锦能抽空喝茶时,茶水早已凉透,苦涩异常。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即使是被子车特训过,顾千城也不认为凭她的体力,可以安全地爬上去。

“臭小子,死在临头还敢给老子嘴硬。放下火把?我们为什么要放下火把,我们现在要这船连你一起烧了。怎么?害怕了吧?害怕的话现在就下来,给你爷爷我磕头求饶,你爷爷我一高兴,说不定就会放你们一马。”猪头六看秦寂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只当他是装的。

对秦寂言,他绝对是深恶痛绝,因为这个男人逼他不得不放火烧船。

土匪最怕什么?土匪最怕官差,最怕朝廷,猪头六见来得船与官府有关,整个人懵了,站在原地忘了走,抬头看向仍旧站在屋顶上的秦寂言,恶狠狠的问道:“你和朝廷有什么关系?”

当然,围观的人更多的是赞秦王殿下铁面无私,办案公证,没有让罪犯逍遥法外,还了死者一个公道。

可惜,秦寂言根本不给面子,径直数了起来,“三!”

领头的将领不甘心,再次低声劝说道:“少主,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有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贬回庶民,回你的封地,或者……”秦寂言说到这里,略一顿,视线落到荣王世子身上,勾唇轻笑,“或者……去漠北!”

略略松了松铁链,好让跛脚男人可以喘口气,可是抓他撞洞壁的动作却没有停。

把小太监打发走后,秦寂言看向顾千城,闲聊似的道:“暗风楼的事,你怎么看?”

是的,赵王很卑鄙,他把一群普通百姓赶到战场上,然后骑马出现,对秦殿下的兵马道:“让秦寂言退后,不然我就杀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赵王叔,住手。”秦殿下打马上前,两旁的人自动退开,给秦殿下让路的同时,又自发地保护秦殿下的安全。

“姑娘你好好休息,什么时候想吃东西,你再跟老奴说。”老管家忙不迭将饭菜移开,见顾千城合上眼,怕惊醒她,老管家轻手轻脚的将顾千城刚吐的秽物拎了出去,然后又拎了一桶干净的水,细细的将这小空间擦拭了一遍,力求让顾千城呆得舒服一些。

“如果是九道石门,他们能算得出来吗?”十位数的计算,还有庞大的公式与算法,顾千城不是怀疑他们的能力,实在是……太难了。

“能,他们一定能算出来,只是需要时间罢了。”引路的人,十分坚定的告诉顾千城。

别说站在现场的顾国公,就是躲在石头后面的顾千梦也吓得不行,呆呆地站在原地,嘴唇直哆嗦……

没杀他就该庆幸了,她又不是他娘,还要照顾他一辈子不成。

她知道,放火杀人的不是风遥,可是……

把五俱尸体安顿好,顾千城抹了一把脸,强忍着悲伤,开始处理后续的事情……

“你是说,风遥极有可能,真的是凤家人?”顾千城的脑子还算清醒,尤其是刚刚发泄一通,情绪得到了缓和……

显然,老皇帝信了锦衣卫首领的说法,没有再追问顾千城的事,而是问道:“寂言呢?他也不知道此事吗?”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顾千城明显不想谈言倾的事,景炎自然不会惹她嫌,见顾千城问起,便道:“海运的事,秦王做不做,不做我找别人了。”真以为,他离了秦王就不能转吗?

屁股不痛,她的自尊痛呀!

“随便搬两箱东西给长生门的人,就说这就是忠心蛊的解药。”他是答应了圣后,让手下人出面解释,可圣后并没有说怎么解决。

一干人再次折回,来到棺木前。仵作听到这话,行了个礼便跑上前,趴在棺木上,看了一眼后,大声道:“风遥将军的血,渗进了白骨!”

秦殿下回来,皇上下旨训斥周王的事,更把老太爷吓慌了。老太爷清楚,这是老皇帝在为秦寂言清路,为了让秦寂言坐稳皇位,老皇帝不惜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而且绝不会手软。

小院的下人一点也不客气,堵在门外,根本不让窦氏进……不过是抄一个土匪窝,这对暗卫来说真得不是什么难事。要连这事都办不好,暗卫们可以直接自杀了。

猪头六在外面绕了几圈,没有发现异常,终于安心了,“兄弟们,走……回寨子,好酒好吃摆上来,我们压压惊。”

“哐当”一声,匕首落在地上,向导惨叫一声,转身欲跑却见暗三如同影子一般,眨眼间就来到向导面前,抬脚一踢,向导便昏死在地上

“你们继续找,我回去禀报娘娘。”领头之人果断做出决定,其他人忙分散开来,朝四面八方追去,务必要追到秦寂言的下落。

探子反应及快,可他再快也快不过,正对他命门而来的石子,“噗”的一声,石子正中眉心,那探子连声响都来不及发出,便倒地不起。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噗通……顾三叔话还没有说完,脚下一滑就摔了下去,惊得四周的小鸟乱飞,手中的灯笼也灭了,两人站在黑漆漆的路上……

“是。”顾千城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打量。

她早有防备,撞得不算重。

顾千城张嘴想要安抚他,还未开口就发现不对劲:承意可不是这么黏糊,也不是这么“天真”的孩子,承意今天的举动有古怪。

“回京的路上。”秦殿下说了,他不会隐瞒顾千城。

有人开口,其他人也立刻辩白:“圣上,臣的妻子,臣的妻子……臣不知呀,臣真的不知,肯定圣上还臣一个清白。”

她可怜的女儿……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封似锦不承认自己起了坏心思,他只是有礼貌不打搅别人说话。封似锦很有“风度”的退了出去……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正说到兴头上,突然被人打断,老太爷恼火得紧,回头就吼了一句:“用餐急什么,等着……”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影响了其他人正常进出城了,到底是谁在扰民?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君亦安气到不行,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压下自己骂人的冲动。“顾千城,你到底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让我赔六百万两银子,这就叫做到你该做的事?”

私诏并没有当众念出来,可前有钦差到来,后有秦殿下宣布回京,军中上下都明白,秦殿下这次是真得回京了,而且都不会再回来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是。”言倾当然也不会认为,秦寂言此举有什么问题。

顾千城摇了摇头,上前帮秦殿下擦拭脸上的灰尘,不可避讳的就要站到秦殿下的两腿间。

“哦……承欢给我们准备的宵夜,要吃吗?”秦殿下非常无耻的将唐万斤给剔除了。

不是他不想尽快离开,实在是没有力气,而且身上的伤一动就流血,为了不让自己失血而死,他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左右景炎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可还算守信,把水师谴走了,就绝不会再让他们杀回来。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景炎一边奋力的往前游,一边想着他和秦寂言的情况,越想越觉得命运他娘的就是一个狗屎。

“姐姐,不要去找程将军,这件事是我有错在先。”顾承欢发泄一通心情好了许多,拉着顾千城的衣摆不让她走。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简单点说,药王谷就是长生门手中的傀儡,君亦安就是长生门手中的提线娃娃,不管君亦安愿意与否,都得按长生门的意思办。

秦寂言抱着顾千城,心里一片柔软。

老太爷和顾二爷一走,顾千城就把承欢手上和身上的擦伤清洗、上药。

“让人去催催,请不到太医就请京城有名望的大夫,承欢的伤不等。”

“神女塔的案子并不急,你不必太有压力。”一句话,缓解了顾千城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的尴尬。

虽说这样说自家祖父有点不厚道,可事实就是这样。之前她无人问津,名声扫地时,老太爷可没有想过,帮她找户好人家,为她求下半生安稳。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景炎这个时候丢下战事,私下前往长生门,自然不是为了顾千城,他是为了倪月。

景炎收到消息,可碍于战事紧张,他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

“比不上圣后。”秦寂言的声音同样不大,同样是飘渺没有踪影。

“那座山叫什么名字?山脚下可有人家?”秦寂言站在小舟上,指着一座黑秃秃的山。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顾家祖孙和乐融融,一派慈孝。不过,这些都与顾千城无关,顾千城和六扇门的众人,正忙得晕头转向,眼睛发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782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