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福妃:第27章:燕昭好马

农家小福妃 作者: 小若离

“裴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吃晚饭那会她还好好的,我们按照曲先生的吩咐,专程叫了酒店的餐送进来的。可是一个小时前芽芽就开始哼说不舒服,我打了你的电话了,可是被你挂断了……”

于是那之后,她同他一起。

……

他平常就不是个爱抽烟的男人,果断将手中的香烟往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摁了摁,才转过身来揽着她往被子里去。

舒玲玲自是有些尴尬地回了头,赶忙同沙发里的男人道歉:“不好意思!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这位裴经理是刚刚从总部调任过来的,因为她暂时对我们分公司这边的运作情况还不太了解,所以在没有了解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才会这样,让您看笑话了,曲总!”

他眼明手快一把夺了过来,“是谁?”

“……”裴淼心不说话。

他低头轻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好像很久都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裴淼心用力拉扯了几下,这围裙就是脱不下来,曲耀阳看她蛮力,也只好抓住她的手松开,“你先别拉扯,我办你把缠住的头发解开。”

嗅着那熟悉的芬芳,好像过往一切都清晰起来——他是隐约记得她身上的香的,从前的那些深夜,他用过她的被子枕头,那上边全是她的余香。还有他有力的大手曾经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那香丝丝沁人心脾,盘亘在他脑海怎么都挥之不去。

裴淼心站在门边,久久等不到那个拿酒杯的男人说话。

他一时有些语塞,焦虑望着她,却半点答案都回答不上来。

几个人上了车便报地址,去的是丽江大研古城中心的半山观景客栈,vivian说那里的氛围很好,比住大酒店私家别墅什么的来得更惬意几分。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对,说是挂了蒋总的电话没有人接,所以一个电话挂到我们公司,算是提前尽到告知义务。”

裴淼心的肚子有些微疼,微肿的脸颊拍了厚厚的粉,提前坐在茶座里等人出来的时候,微微弯了身。

蒋总提议到酒吧一条街的“桃花岛”去坐坐,罗总跟其他几个姑娘自然附和。

“当时把我做检查的医生,陈……陈什么医生,我忘了。”

“找她检查的时候我曾塞给她钱,让她有些不该说或不该写的就装不知道好了。可是起初她不愿意收我的钱,等到一切检查都结束的时候,她又转变了态度,收下了。”

“过去了这么多年,我几乎都快要忘记当年的事情,直到……直到有一天我在耀阳的书房里看到他在国内念高中时的一张照片。原来当年给我做过健康检查的那位医生,是他的同班同学。”

看得出来,这里的每一份设计图样都是比照那枚粉钻的最新设计,且每一副设计作品都经过不只一次的改动——这就看得出,她有多用心在设计这些作品。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他有力的大手紧紧箍住她的手臂,这一记拉扯直接将她重新撞回怀里。

年少的那段岁月往事里,因着自己曾经那样深地爱过一个人,母亲便全都是看在眼里。也更因为那段爱爱得浓烈、爱得卑微,所以婚前她第一次打电话到曼哈顿,将这消息告知那边的父母时,父亲会叹了口气,母亲会那样忧心。

她叫住他,说:“大哥,后来嫂嫂怎么样了,她的脸还肿吗?”

曲婉婉点头,扯了下有些尴尬的唇角道:“我跟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醉心于自己的事业,总想趁着年轻做出什么成绩,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不会来找我。我……早就习惯了。”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什么工作还要我们这样的人作陪?小西说像你们这样的老板都好这一口,不管谈什么生意之前先约出来游一游逛一逛,等人先开心了,再回去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商量,那才是工作。”

“这几天蒋总在问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抬手还有眼神交流什么的,尤其是那天发生在走婚桥上的事情,他居然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真的将你背过了整条桥,是人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只是蒋总他不直说而已。”

她别过脸不去看他,挣扎的动作到也减轻了一些。

裴淼心跟着易琛进了门,一整个高科技现代化的家居装潢,从进门开始的所有东西都可以用一只遥控器控制。他在前面走,遥控器开了灯,遥控器关了窗帘,遥控器控制了室内温度,竟又是同一只遥控器按开了客厅的超高级低音炮音箱,好听的轻音乐霎时充满了整个白与金属质感相交的房间。

“你还有心情吃早餐看报纸!”骤然的一声冷哼,夏芷柔正寒毛直竖地仰起头来,竟然一眼就看到那个面色不善的曲母。

……

“淼心?”

他早该知道触上她的身就像是触上了解不掉的毒。

所以她跟曲市长商量的结果就是,聂家的亲事可以黄,可以曲耀阳的资质和条件,他完全可以再找其他更好的女孩子。

……

“耀阳,干什么去?”

“……我跟裴淼心是真心相爱,从过去到现在,原来我一直爱她,只是我自己不明白!”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她依样学着他先侧着杯沿,从灯光下看了看酒的成色,又将鼻端凑到酒杯前面轻轻晃动着去闻它的香味,等到轻抿了一口在唇里漱了漱后一口吞下,这才有些颇为沉重地点头道:“曲坚强出品,必属佳品。”

旁边的苏晓一喝:“别在这里冤枉人了,这事儿跟淼心就没有关系,是我……”

可是两个孩子毕竟是还没长大的小东西,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着曲耀阳的能力他肯定会反抗,可是孩子却不。

裴淼心吹了吹勺子里的最后一口清粥递到跟前,“我啊!其实心里特别特别的丑,我希望奶奶的病快快好了,吃更多我做的好吃的东西,然后发胖,胖得爷爷都不认识您,这样我就是全家最美的了。”

后者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着意与他们擦身而过。

……

“淼心姐。”聂皖瑜轻叫一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后才道:“我本来想同婉婉一样叫你一声二嫂,可是耀阳他不同意,他说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若是以后过了门咱们的关系和身份都要变,我唤他的弟妹做嫂子怎么也不大对劲,所以我也只好叫你一声姐姐,你介不介意?”

ailsa沉默,“那也就是说,你承认,你并不爱brent?”

到是那洛佳不知死活似的又道:“哎呀妈呀!真的假的啊?裴总监你看上去这么年轻,居然都离过婚啊!我看这一桌子女的,最漂亮的就是你了,最有气质最能干本事的也是你了,你说你前夫那得怎么想的,才会放开你这么个漂亮迷人的小东西啊?”

曲耀阳从楼上下来,就见到曲母对着大门又哭又喊,安慰了半天,也抓起玄关处的大衣,“我出去一下。”

年假前一直都在上班,白天公司里忙碌,晚上回家又要照顾这一家大小的饮食起居——只因为她习惯了亲力亲为,全家人的早中晚餐她全部都要亲自准备。

“你好,我是万辉代驾公司的安小柔……是你?”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曲耀阳站起来,说:“我有个熟识的医生……”

……

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如此反复,她却一次都没有将电话拿起。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我不是问你这个,就问你到底把我孙女弄哪去了?你是不是又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到医院里去了,你这人怎么就说不听,医院那样的地方多不干净,万一给我孙女惹了什么病到底谁负责啊?”

“我们不会在医院待很久的,我已经做完产检了,马上就会带芽芽回家去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