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41章:无可如何

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允许的,若是这样,不用白容出面,那些先前出局的都不会放过他。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把这话说的这般的理直气壮的,好像是多么的光荣的事情。

“不是吧,这女娃看着,似乎跟公主与李公子不像,倒是更像三皇子跟北尊王朝刚找回的公主呀。”段红的眸子微微的一眯,望向小宝儿,看到小宝儿的样子时,冷声说道。

就因为她拒绝了他,所以,他便来揭露她的身份。

一瞬间,全身的都被完全的冻冰,就连那全身的血液都被冰僵了。

若真的是夜无恒对父皇做了什么,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冷婉儿看到突然出现的神彩逼人的李逸风,一眸子中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懊恼。

她现在清楚的明白到了这一点。

今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她的心中是激动的,也是紧张的,甚至还有着一些的害怕。

孟冰仍就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感觉到腿都有些麻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动,还是在等着。

“你们谁要去,你们自己去。”只是,李逸风的眸子却是突然的转向她,怒声吼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有着太多的沉重。

更何况,他很清楚李逸风对孟千寻的爱有那么的深,深到可以宁愿自己的痛苦,而成全了她的幸福,深到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所以,若是,她真的爱着逸风,就应该能够明白逸风心中的苦,就不应该怪他。

“哦。”秦敏应着,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问的太急了,明白李逸风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便停了下来,想了想,再次对向李逸风问道,“逸风,你为何没有参加招亲大选呀。”

秦敏儿说的皇上指的自然是当今已经当上了皇浦王朝的皇上的皇浦拓。

此刻,他说不能参加,应该就是指的招亲大选的事情吧。

花断尘此刻中了毒,反应本来就是十分的慢,而且那个男人此刻离花断尘又是十分的近,所以,那一拳自然是直接的打中了他。

白容也没有再理会他,甚至没有再赶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刻众人都是这样的反应,相信脸皮再厚的人都待不住了吧。

“送给你。”正在孟千寻微微思索之时,夜无绝却不知道突然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花来,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只是,此刻他的神情微微的有些不自在,一双眸子更是不敢望向孟千寻。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真的像花断尘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不让他被骗。

他望了一眼孟千寻,然后一脸阴狠地说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就跟以前一样?”

而此刻,夜无绝把圣旨打开后,只是微微的伸出了一些,并没有完全的递到了他的面前。

夜无绝仍就低垂着眸子,站在花断尘的面前,一动都没有动,似乎没有皇上的命令,他就不会动一下。

到时候,他不但刺不到花断尘,只怕还会伤到孟千寻。

先不要说,他此刻的心中忘了她,至少短时间不可能去爱其它的女人,就算他的心中没有她,十天的时间,他也找不出这么一个女人呀。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的。

这老夫人说话真的是太幽默,这真的是威逼利诱,软硬皆使呀,比起刚刚老爷子那一招,老夫人的手段可是高多了。

其它的选手望向月无双时,眸子中都多少的漫过几分冷意,他那缓慢的速度,实在是让人着急,只不过就是那么几步远的距离,他至少走那么久吗?

她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夜无绝。

孟千寻此刻完全的可以推开他,也完全的可以阻止他,但是她却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着他吻着她,因为,她的心中也跟他一样的渴望着这样的重逢。

“孟千寻,你不会是真的想再选择选一下吧?”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夜无绝便突然再次说道,此刻的夜无绝,明显是太过冲动,根本就没有给她留下开口的机会。

夜无绝的那僵滞的身子明显的一颤,望向她的眸子也是瞬间的呆住,一时间,似乎没有完全的明白她的意思,或者是明白了,但是有些不敢相信。

孟千寻轻笑,不过,却依他的意思,极为顺从地再次说道,“我说,你,永远都是我的夫君,永远不会变,今生今世,我只嫁你。”

“呼。”夜无绝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终于相信了,脸上也随即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不过,却再次的将她狠狠的揽进怀里,仍就用他那惯有的霸道的语气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所以,这辈子,你只能留在本王的身边,永远也别想逃开。”

“好,策略,本王的娘子,聪明绝顶,策略自然更是过人,绝对无人能及。”夜无绝的脸上的笑更加的漫开,不过,那份纵容的宠爱也更加的明显顾卫南的军校日记全文阅读。声音中更带着几分明显的笑意。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应着,想到自己昨天跑出去想要见他,结果,他却离开了,说真的,那时候的她真的有些失望的。

认识她以前的,他的生活中,除了阴谋,争夺,便是那无尽的痛苦的折磨,对于他言,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去争,去抢,为了父皇跟母后,也为了自己,因为,生在这残忍的皇室之中,便注定了这样的生活成人(人造人穿越)。

他只要去看就可以了。

花断尘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落到这种地步,要说,以前的她是多么风光呀,那么的诱人呀。

但是,既然他选择了放手,就不应该再继续的去关注她的事情,不应该再为她做那么的牺牲。

只是,李逸风的心中却是更加的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此刻,听在李逸风的耳中,便自动的想成了孟千寻。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喜欢公主的事情?

“没有,娘亲,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了。”李逸风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站起身,便要向外走去。

“你先别走呀,这件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呢?”李老爷子虽然也看出了李逸风的异样,但是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

又怎么可能会说要很快娶她呢?

毕竟,他说了要放手,要成全她,就绝对的不会改变的。

而且,他也相信,她一定会见他的。

花断尘双眸微闪,略略的隐过一丝笑意,那个宫女的惊呼倒是帮了他,相信现在书房中的她,应该知道,他是真的动手了,他就不相信,她还能无动于衷。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雪太医微怔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不自然,可能是医术不如人,有些惭愧,而且,刚刚他又说过,皇上的病是医不好的。

李逸风留了下来,又为皇上检查了一下,“皇上先休息,我回去做一些药给皇上带来,皇上只要好好休息,暂时不会有什么事的随身带个英雄联盟客户端。”

相信她有那样的能力,相信她可以把北尊王朝处理好。

再加上,现在皇上又病重,这消息,肯定也瞒不了多久,那些外人,便更少了一些顾虑,到时候,说不定,北尊王朝就完全的毁了。

所以,皇上对那边的事情,肯定不了解,更何况,父皇为了找寻娘亲,对那些事情的基督更是不够。

“哼。”大将军冷哼,“公主,从京城送去明城的粮食已经无数了,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解决,那些百姓就像是饿狼一样,根本喂不饱,你送去再多的粮食也根本就没有用。”

“回公主,按照北尊王朝的律法,贪污的官员,会按着贪污的数目来定罪,贪污银两一千两以上的,就会判入狱三个月,两千两一下的,入狱、、、”

孟千寻拿着那些字条的手,猛然的一僵,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那个男人这些做法,真的让她十分的恼火,下意识的,她握着字条的手,狠狠的紧了紧。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只是,就在孟千寻错愕之时,只见他的唇再次微微轻动,说出的话,更加的把孟千寻雷了个彻底。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能呀?这件事情,除到了最亲的几个人,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好,既然你不想承认,那么说由我来。”他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神情间突然的多了几分认真,然后一脸自信地说道,“上次,在皇宫中相遇的时候,你用那个男人做借口,骗过了我。”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公主,早朝的时间已经到了。”刘公公看着孟千寻拿着书信,看的认真,生怕她忘记了早朝的事情,不由的小声的提醒着她。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不过,一个国家,事情肯定也是时时发生的。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可见,花公子是真的得罪了他了。

所以,此刻就算协助大臣是好意,他也不会领。

毕竟,他跟她都还没有见面。

“你就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不过,他的错愕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李逸风这才转眸,望向宝儿,第一眼,便被宝儿吸引,顿时露出了他平时那招牌般的笑容,“这小丫头还真是可爱的很呢?小丫头叫什么名字呀?”

她知道,李逸风是肯定不会骗她的,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骗她。

李灵儿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躺在床上的北尊大帝,一双眸子中错愕中带着几分意外的伤痛,她原本以为,他是为了骗的千寻才装病的,难道不是吗?

而此刻,床上的北尊大帝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坐在床前的李灵儿时,明显的惊了一下,低声道,“你来了。”

“你要答应父皇,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勉强自己,父皇只要你开心,幸福。”只是,北尊大帝再次的笑了笑,轻缓的声音慢慢的传开,却是那种宠到了极致的疼爱。

只是,话一说完,再次的咳了起来,仍就是那让人惊心的止不住的咳声。

“皇上,请保住龙体呀。”下面的大臣更是一个个的齐齐跪求,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凝重,一脸的担心,这些大臣都是跟随了北尊大帝多年的老臣,一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

雪太医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又转向了孟千寻,再次说道,“公主千万不要让皇上着急,这病就怕被激发,若是不犯病倒是没什么,一旦病发就很难控制,刚刚在大殿之上,皇上定然也是为了公主的事情而着急、、、”

“旧疾?什么旧疾呀?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孟冰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能相信,在她的心中,一直是神般的皇兄,怎么会生病?

“请皇上三思呀?”其它的大臣自然也都纷纷跟着跪下。

“皇上,万万不可呀,皇上不能拿着自己的声誉开玩笑呀?”但是那些大臣们却丝毫都没有起身的打算,仍就跪在地上,纷纷恳求道,“请皇上三思呀,这不但关系到皇上的声誉,还关系到北尊王朝的兴亡,一旦取消招亲之事,必然会引起公愤,到时候,天下各地的人,若是联合起来反我北尊王朝,那我北尊王朝只怕、、、”

“行了,都退了吧,朕绝对不会勉强朕的女儿做任何事情的。”北尊大帝却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仍就坚持自己的观点,似乎再严重的后果,他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的女儿重要。

他的神情极为的认真,一脸的严肃,不带半点异样,而且,身为天子,一旦下了命令,是绝对无法改变的。

孟冰这才抬眸,望向一边的夜无绝,刚刚她因为太担心宝儿,并没有注意到其它,还以为只是一般的侍卫呢,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夜无绝,孟冰的眸子猛然的圆睁,忍不住的惊呼,“夜无绝,你怎么会在这儿?”

“当然。”宝儿一脸肯定的点上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瞒不下去了,便有些得意地说道,“他是宝儿的爹爹。”

她本来就是他的女人,他的王妃,他为什么还要去参加那见鬼的招亲。

当然,还有他的女儿,他要带着他的王妃,还有他的女儿一起离开。

众人看到这太医的样子,一个个就更加的紧张了,看太医这神情,皇上不会是真的病的很厉害吧?不少字

“已经有三天了。”她身边的一个女子看到她的神情,惊滞,下意识的回道,只是回答时,身子却是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害怕。

而孟千寻在第二天一早也赶到了北尊王朝。

看来,北尊大帝早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他的眸子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应该二岁左右的年龄,粉嫩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夜无绝看到她的样子,脸上不自觉间更多了几分笑意。

当然,宝儿说出来后,还是一脸的期待的望着他,看着他神情间的变化。

夜无绝回神,看到宝儿那一脸的欣喜,心中突然感觉到一暖,似乎有着什么荡进了他的心底,只是,他真的不明白,这个小丫头是怎么猜到是他的。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夜无绝怔怔的望着宝儿,轻声问道,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似乎有着一种特别的预感。

他觉的,这丫头的神态真的跟千寻很像,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

所以,那种猜测,在他的心中不断的膨胀。

“走呀。”小宝儿看到他略略犹豫的神情,便向前拉住了他的手,甜甜的笑道。

竟然没有挣开,也没有再犹豫,便任由着小宝儿拉着他向前走去。

“你就不要问了,跟着我走就是了,我保证到时候你不会后悔的。”小宝儿却是一脸的神秘的轻笑,就是不告诉他。

说好了是惊喜。现在告诉了他,就没有惊喜了。

夜无绝暗暗的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人小鬼大,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岁左右的样子,但是这智商却远远的超过了七八岁的孩子。

“不是说,北尊大帝的皇宫中一个女人都没有吗?怎么会突然有了一个女儿,而且这既然要选驸马,肯定也不小了呀。”看到昭书后,有人一脸的疑惑。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觉的北尊大帝会开这样的玩笑,戏弄全天下的人不成,北尊大帝是何等人物,做事自然是极有分寸的,他竟然公告天下要为他的女儿选驸马,那自然不可能会有假的。”有人却是忍不住的反驳。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他本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多管,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千寻的事情,其它的,他更是没有心思去管了。

所以,对于那昭书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我们公子去了,王公子也就只能是去凑凑热闹了。”刘公子身边的一个小童斜了王公子一眼,十分不屑地说道,那话语,也够嚣张的了。

宝儿这丫头的确是太懂事了。

“恩。”孟千寻微微的点头,接着这路线看来,的确很快就可以到城镇了,到时候,应该可以打听到消息,毕竟夜无绝的名声可是极大的。

“咦,那些人在看什么,过去看一下。”孟冰本来就喜欢凑热闹,已经下了马车,向前走去。

孟千寻跟孟冰听到他们提到北尊王朝,脸色都纷纷的一变,不由的更加的加快了速度,快速的走到了前面。急急的望向那贴在墙上的昭书。

只是,此刻,被围住的夜无绝却更危险、

好在,她游泳的水平够高,憋气的能力也够强,没多久,她便游出了几百米的距离。

梦千寻就是利用了她这样的心理,一个女人,为了美容有时候是什么都敢做的。

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

他觉的梦千寻似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深更半夜的潜入贵妃的房间,威胁贵妃?

有那一刹那,她以为那个女人还活着,不过看这年纪,再看着夜无绝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她便明白,这个女人,并不是当年的那个女人。

更何况,此刻惠妃还站在一边。

这,这怎么可能?

而且,孟千寻也明白,惠妃娘娘肯定是害怕皇上见到现在的她。

仍就在望着她的皇浦拓看到唇角慢慢绽开的轻笑时,微怔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

皇浦拓听到她的话后,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收回了目光,望向她时,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伤痛,“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必要再提了。”

希望皇浦拓可以帮的到她。

惠妃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书房的方向,希望来的及,来的及阻止一切。

惠妃却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她就算不说,只要皇上一见到她,当年所有的事情就都包不住了。”

惠妃在看到梦啸天离开后,便快速的向着书房的赶去,在离书房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便发现了正被皇浦拓拦住的孟千寻与夜无绝。

“千寻,你们不是要去见皇上吗?怎么还在这儿呀?”惠妃还没有走到他们面前,便一脸轻笑的说道。

“没,我不是说你,是他,是他说要去选驸马,所以,我这是劝他来着。”男人太没义气,竟然将先前那男人开玩笑的话说了出来。

“我,我这怎么可能呀,我都娶了你了。”男人的身子似乎也微微的颤了一下,很明显还是有些怕她的,在这年代,怕妻子的男人可不多见。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真是同情那个娶了她的男人呀。

但是,孟冰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他的人也没有带回任何的消息。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棒,我的宝儿永远是最棒的。”北尊大帝快速的抱起了她,一脸的大笑,反正现在在他看来,宝儿是什么都好。

“我们的宝儿,真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北尊大帝一边笑着,一边还不忘记称赞咱最可爱的宝儿。

“走开了,不要打扰了我看外公美人了。”只是,宝儿的小手一挥,一脸的不耐烦,直接的开赶了,而且一双眸子一直都望向北尊大帝,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

不愧是北尊大帝,那神情间,可是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白容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不过那唇角却是狠狠的抽了几下,没有想到皇上说起慌来,还真是脸不红,气不喘的。

孟千寻知道,若是北尊大帝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她想从北尊大帝的口中问出来,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那话说了,跟没说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