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59章:掠地攻城

轻歌唏嘘一声,“那夫人出身何处?”

“我的作为?”谢芳华偏头看着谢云澜。

谢芳华伸手捂住他的嘴,想反驳,却觉得他说的是事实,可是这般说出来,让她心里更难受,她一字一句地轻声道,“以前忠勇侯府的确重若我的性命,你排不上号,可是从今以后不会了。哥哥身上的病已经好了,我虽然不会不管忠勇侯府,但是我回京这么长时间,该做的我都做的。以后就走一步看一步,看忠勇侯府的运数了。”

谢芳华摇摇头,“不是怀疑,在天机阁里,我除了信任言宸外,其次就是轻歌了。而言宸除了与我亲近外,也就是轻歌了,而当初天机阁的人员和卷宗底细,除了言宸的和轻歌的我没看,其余人的都看过了。那时候,我觉得言宸的没必要看,我与言宸,是互利合作,他不愿意待在无名山,我助他出无名山,他下山后,助我建立天机阁的势力支撑谢氏,后来多年下来,默契相知,倒不在乎那些情义之外的事情了。而当初,轻歌是要求我不能看他卷宗,说,我若是信任他,他就留在天机阁,说我若是不信任他,他就离开天机阁。”

秦浩摇头,说她只管休息,他能忍着。

众人吃过午饭,便等着谢墨含回府。

忠勇侯顺势直起身,“多谢皇上爱重老臣,老臣老了,这年节的热闹劲儿,还真让老臣受不住,今日能进宫来,也是不放心我家的这个小子和丫头,怕他们惹事儿。”

bsp;??谢墨含见皇帝瞅着他和谢芳华,他收敛心神,伸手拉了谢芳华一齐坐在了最下首。

谢芳华目光微动。

马车缓缓地来到了皇宫门口。

“好一个血缘之亲。”谢芳华挺直脊背,“你最好记住你今日之话。”话落,她扔给言轻一个玉瓶,回头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我们回去。”

“前面车里坐的可是小王妃?”那人下了马,上前对着马车行礼,“在下是掌管京兆尹的刘岸。”

看到李沐清,谢芳华眸光动了动。

“我来喝药!”秦铮道。

刘侧妃又怔了一下。

秦铮在里屋细微地“嗯”了一声。

外面人点点头,“属下稍后就放出消息去。”

“喂,秦铮兄,你可真够意思,欺负我不会烧火吗?”燕亭显然也回过味来了。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二人从小书房出来,见天色晚了,谢芳华想了想,便拉着秦铮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你能救?”秦倾板着脸道。

“咬到你了?”程铭声音似乎变了。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走到桌案前,拿出火石,点燃了灯盏。

“芳华,你醒了?”谢云澜打量她气色,对她关心地问,“昨日你为了救郡主,累坏了,感觉如何?好些了吗?”

“这丽云庵是不能待了,稍后我们就启程。”大长公主道。

谢芳华坐着没动,也未言语。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二人进了屋。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王妃进宫了?”李沐清又问。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这雨下得这么大,目前还没有停止的势头,我在军营,便收到了各地递上来的加急奏折,堆了一堆了。”秦钰道,“如此灾情,怎么能置之不理?接下来我要处理灾情,没工夫理案子,交给你最好。”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我的吩咐,不准传信出去和月娘联络。”谢芳华又道。

谢伊待二人身影离开后,小声对明夫人说,“娘,我觉得芳华姐姐和皇上好般配啊。”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芳华点点头,看向秦钰。

还有皇上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秦钰笑了一声,“自然发现了,中午阳光那么足,怎么能看不到”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秦铮哼了一声,“你以为呢”

“舍不得走”秦铮见谢芳华不动,偏头。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钰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到宁愿我是他。”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右相一愣。

“你的消息到灵。”秦铮看了他一眼,李沐清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挑眉,“看那辆车”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正是这个道理。”那人道。

英亲王妃点点头,将名册递给他,“你去点名,看看府中的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他们怕是办不了。”谢芳华道。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秦钰轻哼一声,“少废话,你快些准备吧,我也去换衣服。”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侍画闻言点头,在谢芳华身后小声问,“小姐,还用去英亲王府告诉王妃一声吗”

各种钗环首饰,每一件都精心雕刻,做工精细,材质上乘,甚是华美。

    谢芳华一怔,怀疑地看着他,“这么简单?”

    “没事儿!”谢芳华对二人摆摆手。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赵柯放下碗,松了一口气,跌坐在了地上。

    谢芳华的心在一瞬间也跟着头一样地崩裂地疼起来。她想拼命压制下,却怎么也压制不住。半响后,遂放弃,顺着门框,慢慢地缓缓地跌坐到了地上。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谢芳华对上她默然到冷冽的目光,微微一怔,抬眼看她。

谢芳华看向右相。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管家随他身后冲进来,也“噗通”地跪在了地上。

右相说他不是为了南秦皇室帝王,是为了谢英和崔玉婉,敬佩那二人大义,也是事实。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这样行吗”谢林溪怀疑地问,“若是被发现,怎么办”

“为何不行”谢云澜看着她,“我也觉得你还是不入宫的好,不知道太子谋了什么在等着你,你此番进宫待嫁,岂不是危险”

“这么说来,无论如何,你都只能进宫吗”谢云澜皱眉。

“那怎么办”崔允立即问。

“进宫待嫁就进宫待嫁吧这是皇上给忠勇侯府的荣耀,忠勇侯府怎么也不能不识抬举抗旨不尊。”谢芳华无所谓地道,“更何况,还以着奖赏秦铮的名义,连推脱的理由都没有。”

“您放心吧,我打算陪芳华一起入宫。”谢云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