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74章:飞文染翰

而这份计划书,不啻是一场豪赌,太吓人了。

朱厚照没见过父皇发这么大的火,吓住了,立即道:“不,不,是王守仁,都是王守仁的主意,王守仁他主动请缨……”

“看来,你是有自知之明了。”弘治皇帝厉声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朕若不是念及你的父亲,只怕要治你灭族之罪,可你如此胆大妄为,朕若不诛你,如何以儆效尤!”

首领们竟再无任何心思,有人心里战战兢兢,有人心悦诚服:“是。”

方继藩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滚开!”

哪怕是那些突兀的同党,他也只是让他们入大同请罪,至于怎么处置,要杀要剐,都是弘治皇帝的事。

他既不敢出去,告诉外头人真相,又不敢有其他的念头,假装躺在地上装死,装了足足两个多时辰,朱厚照毕竟喝的臭麻子汤少,且又血气方刚,终于恢复了。

方继藩坐在马上,道:“英国公,陛下清晨起得太早,只怕有些疲倦,你先退到一边,陛下有旨,此番会盟,展现的,乃是我大明对草原诸部一视同仁,这关内关外子民,俱都被陛下视为己出的恩情,百官,不必尾随了,就让我带着一些禁卫,还有刘瑾刘公公随同即可。”

“今苍天在上,来人……取肉食来。”

于是,他眼睛四处搜寻,目光定格在了柱子上。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要去大同?”

目送走了方继藩。

看来,果真,这东西很适合自己。

“就是那个身家千万纹银的王老爷啊。”

他气喘吁吁的道:“将镜子取来。”

正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大吼出来。

邓健又道:“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江南的一个顾家少爷,是不是?这顾家,在江南倒是有一些声色,可我家少爷只需捏捏手指头,就教他全家死绝,一家三十七口,一个不剩。”

…………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说着,带着一个箱子,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眼镜来,这眼镜,有些不同。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萧敬颔首:“遵旨。”

弘治皇帝怒道:“没有,难道是太子说谎?”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双手一摊,没钱呀。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方继藩道:“这是因为,这群狗东西,害怕啊。可是……我细细想来,这样不好,为什么要害怕呢?不就是手里揣着无数的银子,害怕有人眼红,有人破门灭家吗?倘若这些巨富,个个都是如此,谨慎甚微,这天下的百姓,能得利吗?”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方继藩喊到两个名字的时候,故意音量高了一些,字也咬得稍微重些。

原来,统计学还可以这样用的。

人们敬畏的看着王不仕,这个家伙……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来着。

“因此,学生想要将一百万股铁路的股票,无偿赠与齐国公,这铁路,关乎的乃是国计民生,下官,毕竟只是私人,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非是下官谨慎甚微,只是……手持了这么多的股票,占了如此巨大的份额,实是……有些说不过去。”

颤抖不止的他打起了精神,盘膝坐起,开始取出了簿子,提笔进行记录今日所发生的事,以及所见所闻。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王不仕微笑:“迟了。”

以至于,后知后觉之人,开始懵了。

“对。”朱厚照豪气干云道:“赏,怎么不赏?赏个什么好呢。”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刘瑾:“……”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朱厚照龇牙道:“现在你来怪本宫,你自己和本宫说,前几次,虽是降落成功,可是实验数据里,还需得有一些肥胖的人,来试一试,方可建立数据,得出数据之后,方才可进行改良。你也不想想,本宫到哪儿给你寻这么胖的人来?”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噢。”方继藩和朱厚照乖乖的行了礼,告退而出。

“奴婢在。”萧敬道。

于是,一旁的教士和葡萄牙的总督,纷纷退避开了一些。

他忙是摘下自己的帽子,道:“阁下。”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现在,要修铁路了。

这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羞愧。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一条路,到底是好是坏,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到底是福是祸,可是……既然走了,那么……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去。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方继藩心头一热。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凡事都有第一次。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苏月等人,见了师公,个个都是战战兢兢,平时师公骂几句,他们便不敢靠近了。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新津郡王劳苦功高,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这个时候,却是借着一个由头,来虢夺他的王位,这是做的事吗?如此,不但天下人寒心,也是对不住方景隆,这等亏心的事,朝廷也不便做出来。

弘治皇帝不禁唏嘘。

呼……

对于女性而言,这样的成就,不啻是给夫家生了一个可以延续香火的儿子。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整个人都惊住了。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没啥印象,不认得。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当然,等救治之后,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行礼如仪,并无过份跋扈。

朱厚照心里顿时很不爽,朝方继藩龇牙,略带抱怨的说道:“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过河拆桥是吗?要我们来的时候,教我们三更半夜的赶来,不用我们了,就让我们在这凄冷的天里等到天亮。”

这青年人,纶巾儒衫,显得极斯文,不过……突然见了这样的大场面,他显得既是兴奋,又有些胆怯。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肃穆起来。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这御医里进行诊断,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说实话,这真和这老御医没有丝毫的关系。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张皇后自看了一场戏,身子似乎也不好。

他感慨一番……

弘治皇帝一顿:“朕命你为女御医院医正,你先代劳,将来,若有合适的人选,再免了你这差事。”

宫里特意派来了几个宦官和嬷嬷,命他们教授女医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宫廷礼仪。

她们不敢揭开车帘来,因而,只能闷在车厢里。

道旁的这些亲属们,此时也反应了过来。

他开始晃着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因为平时穿的衣服太厚实,她们瞧不见我的臂膀还有我的六块腹肌。”

每一个人,都显得极认真。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因为这球经里,都是骂声一片,哪怕是锦衣卫的奏报,也大抵都是如何。

…………

弘治皇帝随即皱眉:“听说,朱载墨他们,竟和人去踢球去了。”

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他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

“儿啊,莫怕……”

“我们会报仇雪恨的。”良久,朱厚照才憋出一句话。

祭文里的每一个词句,俱都是逐字逐句,经过翰林院、内阁,甚至是皇帝亲自朱批过的。

人死为大。

沉默了很久,刘健道:“此事,古之有据吗?”

现在这事儿,太让人无语了,仔细想来,怎么处理,还得有依据才好。

“哎……”刘健不禁苦笑:“怎么就活了呢?”

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

弘治皇帝不客气的打断他:“天塌下来,也不该在此时上奏,你们就这样急,朕来问你们,天塌下来了吗?”

刘健忙是叩首:“天没塌下来……”

接着,羊皮卷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

这一笑,外头的百官都吓得脸色变了。

东配殿里。

“老方,真的不捞上几个人来?”

方继藩拉着脸:“我爹不会死!”

方景隆的伤病,已痊愈了不少,浑身上下,又多添了无数道疤痕。

方景隆道:“老夫,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儿子啊,虽然这个儿子,比老夫聪明,比老夫有出息,可这心里……总是……”

唐寅此人,此前就有建立水师的经验,何况,他又是方继藩的门生,奉行的乃是新学,做事踏实可靠,这未来的舰队,交给他,倒是恰如其分。

“噢。”听说是简单的,方继藩总算是强打几分精神。

“就这样说了,一言为定。”方继藩丢下一句话,疾跑出去。

东配殿所祭祀的,乃是有功的亲王、郡王,西配殿,则祭祀有大功的文臣。

当圣驾出了大明门时,早已在此等候多时的文武百官们,纷纷拜在御道左右,口呼万岁,随即,人们站起来,随着圣驾,朝着太庙方向步行。

一下子,底舱里的人都沸腾了。

王不仕:“………”

无畏号与国王号趁机包抄。

马文升心有余悸之余,不禁道:“陛下,这一舰,虽是简直千万,可在臣看来,若能以一舰致胜,那么这千万两纹银,值啊。”

而是快步走出了指挥舱。

萧敬已经跪下了:“陛下……万万以社稷为重。”

躺在病榻上的人,一下子不哎哟了。

这……到底是什么。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迎敌,迎敌。”

它居然轻松的转舵,随即,快速的与战舰迎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