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圣安娜网站 > 第93章:怠惰因循

可怜的洪战,谁知道晏季匀那货在门外还没走

“嗯,有点偏小。”男人一声沙哑的呢喃,大手还在她胸前肆意揉捏。

“啊——!”她全身战栗,撕裂的感觉传来,彻底将她痛醒!

蓝泽辉是站在洛琪珊身边的,大家都往这边看来,难免会看到她,霎时,她与蓝泽辉又一次齐齐落进了众人的视线。

现场响起一阵阵掌声,大家都在赞美着晏锥的善举,因为即是拍出了五百万,那么这钱就会到慈善机构手中,就是晏锥捐出了五百万。

可怜人家两位厨师还凑在一块儿琢磨着该弄些什么新花样给梵老大吃,才能让老大有胃口呢?

小颖是个没心眼儿的人,她对水菡一家子都是真心的好,不会因为水菡曾经是梵狄喜欢的人而产生疙瘩。因为她早就知道水菡和梵狄之间发生的许多事,知道水菡爱的是晏少,知道梵狄对水菡的感情很深,却已经转化为亲情和友情。小颖也为此而感动,越发珍惜和梵狄的感情以及跟水菡之间的友谊。所以她每次出国回来都会给水菡带礼物,这次带得最多。

梵狄微微失神了,当听到小颖在叫他时,他才反应过来。

但即使这么忙,在听到关于水菡的消息时,他仍然是坐不住了。

不等水菡反应过来,晏季匀已经怒气汹汹地冲到跟前,下一秒,她整个人便被大力拉扯进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咳……嫣嫣,我跟他不熟,算不上朋友。”

一样的什么?鸡翅膀呢还是人?沈云姿动作优地张开嘴,轻轻一咬……她吃东西的样子很像是经过训练的,像个十足的千金小姐那么尊贵,水菡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认,沈云姿吃东西的姿势比她好看多了。

两个男人,此刻在洛琪珊心中有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划分。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亚撒不知是否也醉了,贪婪地汲取着她醉人的香甜,心底有一根脆弱的弦被拨着,还有几分惊喜……她的味道比想象的甜,原来这就是接吻啊,好奇妙的感觉,就好像身在云端,又好像置身在春.风里,他只想要吻得更深更重……

周庆龙知道童菲是个直率的女人,听她这么说,他也释怀了,爽朗的笑笑,一个阳刚之美散发出来:“你呀,知道应该控制饮食就好,减肥是需要有毅力坚持的,不过你既然决定暂时不来,那我就只能祝福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体重别增长太多。”

“凯琳,你现在是重色轻友了,这么早就不陪我们了,先前还说要跟我们一起吃饭,现在又急着去跟杜橙约会。”

怒吼声,孩子的哭喊声,保镖的呵斥声……全都混杂在一起,硬是将几乎晕过去的亚撒又被激起了一点清醒,强撑着软绵绵的身体,想要从保镖手中挣脱……

梵狄从不信这种带有危险气息的巧合,他此刻只有一个意识——金虹一号有麻烦了!

情场小菜鸟,她就像是走到了十字路口,该怎么继续,她不知道了。

这下轮到晏晟睿纳闷儿了:“什么个情况?我说错什么了吗?小肉墩儿好

水菡哭得像个孩子,眼泪和鼻涕混合着弄湿了他的衣服,小手无助地抓着他,脑子一片空白,只想哭,狠狠哭,在他怀里哭个够。

小孩子本来就对打针这种事极为敏感,害怕,就算不用大人说,他也知道爸爸“病了”,并且病得很严重。

蓝泽辉快速仰脖子连喝几口奶茶,借此动作来掩饰他眼里的湿润。再将杯子放下时,他又恢复常态了,只剩下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笑。

雨声似乎也变得细小了,犹如*的低语,为这凉爽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情趣。

水菡正在兴头上,甜滋滋的,憨憨地笑着:“哎呀,一时用词不当嘛,反正就是那个意思,我有工作了,明天就可以上班,太好啦!”

手机一滑动,熟悉的音乐即刻想起,居然是那首江南style……小柠檬一下就来了精神,好奇的大眼望着晏季匀。

水菡不知何时从浴室走了出来,晏季匀满以为刚才没被水菡看见,心里还在得意着,却听水菡不慌不忙地拿出了手机,嘴里哼着江南style的调子,而她手机里正播放着晏季匀和小柠檬一起跳骑马舞的画面。

老板娘说着还用力拽着水菡往储藏室那边走,因为水菡的行李还放在储藏室隔壁的小房间里。

“对啊,那我们发什么过去呢?”洛琪珊饶有兴致地问。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无论再怎么强悍的人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无论你曾经多么了不得,都逃不过命运的翻云覆雨手。爱睍莼璩无声无息看不见的大手总是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过是这世界渺小微弱的声音而已。人生无常,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越会接踵而来。

晏鸿章不是在家里晕倒,而是在律师行。

水菡满脑子混乱,浑然未觉自己的手被晏季匀握住伸进了浴缸里。她现在心里都被强烈的激愤而充斥着。

,深深地撞击着她娇嫩的某一点,她紧闭着腿都不能抗拒得了他的强大,照样能带给她灵魂最深处的战栗……水菡羞想晕过去算了,这男人还有没有脸呢,她明明是为了抗拒他,却被他当成是兴奋。但身体的反应是无法说谎的,她许久不曾被滋润过了,要说一点都不动情,那是骗人的鬼话,可她不能就这么沦陷,她要保持清醒,清醒……只是,晏季匀太了解她了,知道怎样将她最为敏感的地方撩动……她僵硬的身子渐渐在他勇猛的攻势下被融化,软成一滩春泥,洁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粉红,一声声压抑的低吟混合着他急促的呼吸,他的每一次撞击都能让她感觉像是在浪尖上舞动着身体……

水菡怔怔地望着他的背影,呆了一呆,惊愕之后才反应过来,他这话什么意思?他是不是又误会了什么?

无力地躺在床上,合上日记本,一只手自然地抚上小腹,湿润的睫毛轻轻颤着,心在滴血……“宝宝,只有你才会陪着我……宝宝……宝宝……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的宝宝,你一定要在妈妈肚子里乖乖的,健康地成长。妈妈好孤单,你爸爸他是个混蛋……”

每个夜晚,晏季匀都没有回家睡觉,水菡每每想问,却又碍于他的警告,只能忍气吞声,强迫着让自己去适应现在的生活。

洛琪珊的性格本来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她一向都是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的女人,但现在,她陷入了泥沼,她迷茫了,她疲倦了,她找不到方向了……她觉得负能量已经占据了她的身心,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驱走,她要怎么办?前方路在哪里?

这是小柠檬醒了。

梵公馆。是梵氏家族的根据地,是在本市的总部。这里戒备森严,明里暗里保镖众多。这里大多数都是男人,平日里嬉笑怒骂习惯了,讲点粗口,说点荤段子,聊点打打杀杀的事,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但今天的气氛却有点不一样了……

“喂,兰芷芯,你怎么不说话?我刚说的不对吗?你该不会是生气了?该生气的是我,你……你要是敢不声不响就挂电话,我跟你没完!”亚撒急切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紧张,终于还是忍不住软了下来,语气渐渐温和:“好了好了,我们好好说话,不吵架……你告诉我,你和嫣嫣现在在哪里?”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会把嫣嫣从我身边抢走,是吗?”兰芷芯颤抖着,她要得到亚撒的再一次明确的肯定。

半小时后。

原来这是晏季匀到公司来见晏锥的主要原因。晏锥好几天没回家,都在公司吃住,沈蓉不放心,托晏季匀来看看,顺便探探晏锥的口风。

血淋淋的真相,让水菡喘不过气来,她不敢想象自己见到晏季匀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

晏季匀此刻正在童菲家,刚把小柠檬送过来……他要忙公事,总不能把孩子也一直带在身边,交给童菲照顾,小柠檬也乐意。

“呃,好啊……”童菲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点头,等发现不对劲,晏季匀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两人就这么身贴身,大眼儿瞪小眼儿,气氛*,可又隐隐地觉得不舍得放开。

是什么简单的事吧?”电话那头的女声颇为无奈。

小颖一急,顾不得那么多了,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能和你死在一起,总好过我r日夜夜为情所苦。阿凡,我爱你,不管是生是死,我再也不跟你分开了!”

一次两次,晏季匀还受着忍着没发作,当多几次下来他就不能再忍了。

“是啊,就跟《星星》里的女主角同款的……可惜是限量版,我上个月去欧洲看秀都没买到,听说早就被抢光了,这女人的运气真好。”

就在这紧急的当口,在晏锥即将收回手之前那一秒,他的两只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根领带!

晏晟睿自己的音乐会,他亲自开口邀请的人只有嫣嫣一个,而她却说有事去不了。眼前这戴眼镜的女生是第二个,可见这份荣誉是多么的珍贵。

他之所以会邀请这个学生去音乐会,纯粹是因为刚才在与她合作那一曲的时候,有种难以言喻的共鸣使得他对她的印象改观了,觉得她并不是像外表那般简单的女生,她藏起来的珍珠般的光华,他竟有点想要一探究竟了。这是双方都敏感的话题,但却又是彼此不得不去面对的一个结。

晏锥差点被喉咙里那一口面包给噎着,嘴角抽了抽:“怎么就肯定我会去找证据,我每天可都很忙的。”

洛琪珊呆了,他……他居然又吻她了,这是在调.戏吗?

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带着威严的女声:“你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吗?护士长。”

人生是什么?快乐是什么?最想要的是什么?不顾一切要追求什么?到最后却又只剩下什么?轰轰烈烈过后,浮华掌声的背后,有什么才是自己可以抓得牢的不变的东西?

晏鸿章见陈嫂哭得这么伤心,又是一副死都不走的架势,他也不由自主地心软……陈嫂都快六十岁了,在晏家工作了几十年,看着晏季匀长大的,后来又照顾了小柠檬几年,她的忠心,他当然是明白的。

水菡现在也不再想着推辞了,邱健这么推心置腹的待她,是她的幸运,她好像又多了一个可敬可亲的长辈,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尽自己全部的努力将这单广告完成,否则,岂不是辜负了邱健的一番苦心?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事先,她一点都不知道儿子的计划,直到晏锥打电话来说他已经在飞机上了,他要和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去国外。他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只是对母亲百般愧疚,乞求母亲的谅解,但沈蓉怎可能会释怀呢?

杜橙心里暗暗叫苦,这都什么事儿啊,好好的一个婚礼变成这样,就算水菡的肚子没事,可这一天,始终是成为了不可磨灭的憾事。

杜橙嘴角抽抽,冲着晏季匀挤眉弄眼,示意他说说话,可是,没想到,晏季匀居然会说……

晏锥给那位郭局长打电话,终于是证实了洛凯旋被抓的消息,而原因是……警方得到了另外的证据,这次抓洛凯旋,不会再保释了。